第一部分 (1949-1953)新生与过渡

车永莉 车晓 评论

上篇1949~1978 第一部分 ( 1949-1953 )新生与过渡 主要地标、事件、风向标: 山西长治(创办农业合作社)、石河子(“军垦第一犁”)、《土地改革法》、增产节约运动 1949 农民进城 1949 年,随着人民解放军转入战略反攻 , 中国革命已处于全国胜利的前夜

上篇1949~1978

 

第一部分  1949-1953)新生与过渡

主要地标、事件、风向标:

山西长治(创办农业合作社)、石河子(“军垦第一犁”)、《土地改革法》、增产节约运动

1949 农民进城

1949年,随着人民解放军转入战略反攻,中国革命已处于全国胜利的前夜。历经磨难的中国共产党终于迎来了“雄鸡一唱天下白”的大好时光。

中国向何处去?怎样创建人民自己的国家?这成为摆在中国共产党人面前的一个全新的课题。正如毛泽东指出的:“严重的经济建设任务摆在我们面前。我们熟悉的东西有些快要闲起来了,我们不熟悉的东西正在强迫我们去做。”

19493月离开西柏坡进入北平的途中,毛泽东曾对周恩来等人这样说过:“进城赶考去,我们决不当李自成,我们希望考个好成绩。”

此时,全中国的革命形势,也和北平一样,正发生着深刻的变革。

中国共产党进驻北平之前,就在西柏坡召开过七届二中全会,集中讨论彻底摧毁国民党统治,夺取全国胜利,在新形势下党的工作重心实行战略转移,即从乡村转到城市的问题。

毛泽东指出:“二中全会,可说是城市工作会议。”城市工作必须以生产建设为中心。会议着重研究和规定了党在全国胜利后的基本政策,指出中国由农业国转变为工业国、由新民主主义社会转变为社会主义社会的发展方向。二中全会号召在胜利面前,全党务必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和艰苦奋斗的作风。二中全会还规定,禁止给党的领导者祝寿,禁止用党的领导者的名字作地名、街名和企业的名字,防止对个人的歌功颂德。

这些曾一直被国民党嘲笑为“土包子”、“共匪”的人,正努力地做着化蛹成蝶的准备工作。

为进一步推动革命形势的发展,毛主席先后发表了《将革命进行到底》、《把军队变为工作队》等文章。《把军队变为工作队》明确指出:在渡江南进和解放全中国的过程中,“今后将一反过去20年先乡村后城市的方式,而改变为先城市后乡村的方式。军队不但是一个战斗队,而且主要地是一个工作队”。

中国共产党人为“进城赶考”,进行了28年浴血奋斗,牺牲了2000万烈士。共产党为“进城赶考”,必须准备一张最好的答卷。中国共产党人必须以建设一个新世界、开始新的万里长征的新视野和新境界来面对未来。

在建立新中国的过程中,人民群众特别是广大农民,起到了历史性的、决定性的作用。农民支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民主革命,把中国共产党从农村送到了城市,中国共产党从此成为执政党。当时农民生产的粮食只有2900亿斤,而全国人口达5亿多,其中脱产的军政公教人员900万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农民进城是不可能的。

那么,农业经济能否成为建立新中国的经济基础呢?答案是否定的。因为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长期受到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历史的制约,虽然在一定领域内已经拥有较为先进的大机器生产,建立了自己的民族工业,但广大的农村经济和手工业生产仍然处于小生产状态。直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小生产的比重依然占国民经济的80%以上。毫无疑问,在这样的经济基础之上,根本不能建立起强有力的新中国政权。

蒋介石的政府虽然腐败,不够有效,但却在动荡中勉强运转了20年,这段时间被经济学家们普遍视为中国资产阶级快速成长的时期,这个群体的主要部分分布在以南京、上海为代表的沿海城市。蒋介石生性多疑,但对城市技术官僚仍抱有某种尊重,拒绝加入党派的精英人物王宠惠、熊式辉、吴鼎昌、翁文灏都构成了政府中的一部分。国民党政权解体后,如何对待和处理这些林林总总的城市阶层,关系到新政权的稳定和牢固。

城市的中间力量对新政权仍然充满陌生,共产党对这些人的底细同样捉摸不透,他们并不清楚这些旧政权的组成部分是否能顺利被改造,并有效率地为新政权服务。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到1949年,共产党干部还不是城市型的,300万国民党旧职员中的绝大部分必须继续用来为新中国的新事业而奋斗。

作为南京市新政权的第一任市长,刘伯承上任不久,便召开了南京生意人和资本家碰头会,给这些诚惶诚恐的商人们吃了定心丸。他坦诚地讲道:“共产党明确声明为共产主义而奋斗,我们的最终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然而作为唯物主义者,我们知道目前的革命还只是属于新民主主义革命,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和90%以上的人民交朋友。我们只反对那些占不到10%的反革命分子。”

1949630,毛泽东发表《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从中国的实际出发,指出“我们的人民民主专政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包括城市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在内的政权,并指出对人民内部的民主方面和对反动派的专政方面,两者结合起来,就是我们的人民民主专政。在中国的历史条件下,不可能有资产阶级共和国,而只能经过工人阶级领导的人民共和国到达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

1949727815,受中共中央委托,陈云在上海主持召开有华东、华北、华中、东北、西北五个地区的财政、金融、贸易部门领导人参加的财政经济会议。会议确定全力支持解放战争彻底胜利和维持新解放区首先是大城市人民生活的方针,并就统一财政经济,控制市场物价提出了措施和步骤。

后来的事实证明,中国共产党不仅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而且也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正是这支从农村里走出来的“农民式”共产党,建立了一个屹立于世界先进民族之林的光彩中国。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