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Chrome、Firefox等现代浏览器浏览本站。另外提供付费解决DEDE主题修改定制等技术服务,如果需要请 点击 加我 QQ 说你的需求。

《大轰炸》剧组携手新华社致敬英烈寻驼峰

车永莉 车银优 评论

《大轰炸》总制片人施建祥。 《大轰炸》主演布鲁斯·威利斯。 《大轰炸》艺术总监梅尔·吉布森。 “探寻驼峰”小组成员倪坚搭钢索渡江。 倪坚高原反应加剧,面

  

《大轰炸》剧组携手新华社致敬英烈寻驼峰

  《大轰炸》总制片人施建祥。

《大轰炸》剧组携手新华社致敬英烈寻驼峰

  《大轰炸》主演布鲁斯·威利斯。

《大轰炸》剧组携手新华社致敬英烈寻驼峰

  《大轰炸》艺术总监梅尔·吉布森。

《大轰炸》剧组携手新华社致敬英烈寻驼峰

  “探寻驼峰”小组成员倪坚搭钢索渡江。

《大轰炸》剧组携手新华社致敬英烈寻驼峰

  倪坚高原反应加剧,面临生死关头。

《大轰炸》剧组携手新华社致敬英烈寻驼峰

  “探寻驼峰”工作小组合影。

《大轰炸》剧组携手新华社致敬英烈寻驼峰

  倪坚(右)与张利君捧着飞机残骸向世人展示。

  8月16日,“铭记·致敬——探寻驼峰英雄轨迹”公益活动凯旋仪式暨驼峰航线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四川成都建川博物馆举行。为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由上海快鹿投资集团、电影《大轰炸》剧组、新华社北京分社、建川博物馆等多家单位发起“铭记·致敬——探寻驼峰英雄轨迹”公益活动,组织人员奔赴海拔4100米的高寒藏地,找寻二战期间“驼峰航线”坠毁的美军飞机残骸。

  回顾组织、参与这一公益活动的全过程,上海快鹿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电影《大轰炸》总制片人施建祥表示,虽然搜寻过程很艰辛,但是能亲历见证这一历史性时刻,他倍感欣慰,“为了和平,美军飞行员当初飞越千山万水,为中国人民奉献了宝贵的生命。今天的和平,与他们当初的奉献密不可分,我们应该向他们致敬。”

  历史遗产 二战美军运输机长眠“驼峰”

  据悉,这架曾长眠“驼峰”冰川70余年,编号为41-24688的二战美军运输机共50多件飞机残骸,包括带有白色五角星的飞机机翼,以及仪表盘、发动机、舱板零部件等。一些零部件上印有Chicago、USA、FBE-18、PAT等字样。据《驼峰航线》作者刘小童考证,因为驼峰航线运输机奇缺,C-87型运输机是由轰炸机改装的。

  这架飞机1943年冬坠毁在西藏波密县若果冰川海拔4100米处。1993年9月,坠机和五具飞行员遗体被当地猎人罗松等发现,后中美双方共同确认为1943年冬坠毁的美军运输机。两国举行了隆重的美军飞行员遗骸交接仪式,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亲自迎接灵柩。然而,飞机残骸大部分仍残留于冰川。

  7月底,“铭记·致敬——探寻驼峰英雄轨迹”公益活动启动,主办方连同当地向导、藏民组成近60人的探寻残骸工作组,穿越丛林、沼泽、冰川密布的120公里“驼峰生命线”,奔赴海拔4100米的高寒藏地找寻坠毁的美军飞机残骸。经历了数次地震、塌荒,克服了高原反应,探寻残骸工作组终于成功找寻到“驼峰”坠机的50余件残骸,并一路护送至四川成都建川博物馆,为此次公益活动正式画上了圆满句号。随后,这些残骸将捐献给世界相关反法西斯纪念馆以及中国的相关博物馆、纪念馆。

  电影因缘 《大轰炸》剧组见证惨烈历史

  整个探寻过程中,施建祥旗下的上海快鹿投资集团、电影《大轰炸》剧组付出了艰辛的代价。回顾这段历史,施建祥神情肃穆庄重,“这些残骸不仅见证了驼峰航线这条‘死亡航线’的惨烈历史,也见证了中美两国并肩战斗的过程和深厚的友谊。”他表示,“面对艰险绝不退缩,肩负使命勇往直前,挑战自我、战胜自我,这正是‘驼峰’精神!”

  目前,由施建祥担任总制片人的3D史诗巨制《大轰炸》正在紧锣密鼓的拍摄中,电影中的主人公也是一群充满热血、保家卫国的飞行员。机缘巧合下,投资方上海快鹿投资集团、电影《大轰炸》剧组参与了此次探寻驼峰活动,施建祥称这是冥冥中的一种缘分,“我们的小分队参与了此次探寻活动,他们穿越峡谷、丛林,跨过激流、雪山,经过十多天的跋涉,到达了海拔4100米的美国C-87运输机残骸所在地,考证、拍摄,并艰难地把50多件飞机残骸背出了冰川,这一路的艰辛常人无法想象。当我看到返回的同事们时,他们脚步沉重、呼吸急促,神情疲惫却又庄重。我为他们的付出感到骄傲和自豪,同时更对若干年前那些前来中国与我们并肩作战,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生命的美国飞行员们致以崇高的敬意。”

  精神延续 “探寻驼峰”小组经历生死考验

  捐赠仪式上,当探寻残骸工作组成员、上海快鹿投资集团办公室主任倪坚与另一名快鹿工作人员张利君捧着飞机残骸向世人展示的时候,倪坚表示,看到飞机残骸的时候,他觉得所有经历的艰苦都值得了。谁曾想到,这一路,他也与驼峰英雄一样经历了生死考验呢?

  7月31日,探寻残骸工作组正式进山,由于沿途没有路也没有桥,队员们只能一边修路搭桥,一边行进,进山后不久出现的高原反应以及历经数次地震、塌荒让驼峰探寻小组成员压力倍增。

  8月2日,倪坚开始出现高原反应,在行进一片沼泽地时,长时间浸泡在冰冷刺骨的冰川水中,使得倪坚的体力严重透支、高原反应加剧。8月5日,就在探寻工作小组完成了收集残骸与切割作业预备下山返回营地时,倪坚已无法自主行动,甚至因呼吸困难而导致说话都能引起一阵急促的咳喘呕吐,症状疑似高原肺水肿,最终只能以担架形式前行。三天后的中午,救援大队与医务人员赶到,为他进行了初步检查后吸氧输液,身体状况开始好转后,为了不拖累大队伍行进,他坚持自行前进,终于在8月9日下午6点出山与运输残骸车队会合。

  当倪坚捧着他用生命护送回成都的驼峰坠机残骸展示时,他也在遵循着他们的足迹怀揣着铭记历史的信念而前行,“再苦再累,也值!”

  ■ 影片《大轰炸》

  开创中国3D战争电影先河

  自1937年起,日本空军对中国重庆进行了长达6年10个月的战略轰炸,平民居住区、学校、医院、外国使馆无一幸免,成为战争史上最为惨烈的四大轰炸之一。作为献礼中国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作,总制片人施建祥将这段旷日持久的著名空战首次搬上大银幕,展现了抗战时期日军对重庆的残酷轰炸以及中美空军联手无畏血战的历史。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