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英才]万平:教育应该是温暖的

车永莉 车晓2 评论

央广网北京5月23日消息(记者冯会玲)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有一种人:他们有“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他们是文明进步的领跑者,是开拓创新的实践者;他们以知识的力量承载着国家前行的希望。他们就是中国知识分子。“广开进贤之路,聚天下英才

  央广网北京5月23日消息(记者冯会玲)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有一种人:他们有“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他们是文明进步的领跑者,是开拓创新的实践者;他们以知识的力量承载着国家前行的希望。他们就是中国知识分子。“广开进贤之路,聚天下英才而用之”,中国之声特别策划《天下英才》,讲述当代知识分子的理想、情怀与担当。

[天下英才]万平:教育应该是温暖的

万平

  记者:当老师是您小时候的愿望吗?

  万平:不是,我本来是特别想当作家。

  记者:对于老师,我们有很多的比喻,园丁,蜡烛,您最喜欢哪一种?

  万平:我觉得我们是一棵大树,好好地去生长,让学生在你这棵大树下好乘凉。

  记者:对老师,很多人立刻会想到传道、授业、解惑,您如何对老师下定义?

  万平:作为小学老师,我希望她是孩子学习生命向善、向前、向上的陪伴者、引领者、指导者,当孩子需要你的时候,你要慈悲,智慧。

  18岁师范一毕业,万平就站在了三尺讲台。36年,初心不改。

  万平:以自己的努力,使我的每个学生都获得益处,对他的一生产生积极影响。

  记者:这是您18岁时候的一种愿望,美好的愿望。

  万平:初心。

  记者:18岁,老师又不是您的梦想。本来是作家,为什么一到这个工作岗位上您就对老师的职业有如此深刻的感受?

  万平:是因为我们校长说,写写你们想作为什么样的老师,我就想我不能抄,我想想我就写一个吧,就写了这句话。我记得是我调工作的时候他拿出这张纸,他说你这孩子心特别大,你在哪儿都是好的老师。

  大队辅导员、音乐老师、再到北京史家胡同小学班主任。万平在小学教育一线兜兜转转、不曾停歇,收获了北京市特级教师、全国优秀中小学班主任、北京市语文学科带头人等等一大摞的荣誉。可面对采访机,她愿意说起的,不是站在领奖台上的荣耀,不是被各地邀请讲座的自豪,而是36年来忘不了的那些跌跌撞撞。

  万平回忆说:“那个小孩叫小川,写完作文后就说万老师您再给我看看,我就说你给搁窗台上。十五天以后,小川爸爸来了,特别客气地跟我说话,我说您找我什么事?他就说了一句话:万老师,您看见我们小川的作文本没有?我就突然想起来,我把这孩子忘了。我带着他到窗台那里一看,一层土啊,我就赶紧说对不起。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我忽略了一个孩子。”

  之后,万平为孩子们创办了班级刊物《小木桥》,每一个孩子的点滴进步都记录下来,上百万字,几百个孩子,每一个都没有错过;10年前,她在北京市最早开通班级博客,每个孩子都有一席之地;如今有了微信,班里每一个孩子的喜怒哀乐,都被她一一记录下来。零距离、多角度、全方位与学生互动,她说,不能再忽略任何一个孩子。

  万平说:“我隔一段时间就要默一次孩子的名单,这是老师应该做的。你可以说你因为很忙忽略了,可以理解,但是你别忘了,你对这个孩子是百分百的。”

  什么样的老师才是好老师?在万平看来,衡量的标准只有一个:孩子因而进步,因而转变,因而获得成长的力量。可是做来又谈何容易?譬如有个学习收拾书包就花费了28周的孩子,一度让万平甚至想离开讲台。

  万平说:“他的书包里乱七八糟的,你让他收拾书包,他发脾气,把书包里的东西掉一地,再往里一塞。我带着他,课余的时间,从2个小时40分钟,经过28周的练习,他最后能在40秒之内收拾好。还不会说话,你教他说话,就从a、o、e做起,最后他也能说话了。他写日记,发言,不能站在队里做操,现在也进到队里去了。”

  虽然整个过程曾经有崩溃的时候,但万平说:“有个词叫燃尽。纸,就剩纸边了,快死灰一样,怎么都不行,他还不行,就是黑洞,没有亮。”

  似乎用尽了全身力气,还是找不到一点亮,那是一段万般煎熬的日子。偶然的机会,万平看到了居里夫人的纪录片。“5677次,三年零九个月,而那零点一克的镭多长?咱们的圆珠笔头没用的时候会有一点小蜡,就那点。从那儿以后,我告诉自己不要肤浅,不要浅薄,所有的急功近利都源于贪拙,肤浅与浅薄。每个人的心里都有镭的光芒,但是你要敢于5677次的实验。”

  听到学生发出比较清晰的声音,第一次当着全班发言的时候,万平的眼泪哗哗流。那是她第一次知道,你穿过黑洞,穿过隧道,能见到光亮。

  很多学生都记得万老师夏天给每人买个绿舌头的冰棍,记得六一儿童节万老师写给每个人的信,当然更记得万老师总像变戏法似的掏出来的美味巧克力。

  很多学生,也将万平始终记挂在心底。那个她最早教过的刘亚卓,在北京办婚礼一定要请万平证婚;还有那个叫孙毅的学生,召集同学聚会,打电话给万平,不叫老师,非称呼娘:“我们工作了,就想和您一起吃顿饭。”

  下午放学时间,万平跟在孩子们的身后往前走,一会儿摸着某个孩子的头嘱咐两句,转身又搂着另一个孩子的肩头悄声说句什么,看着孩子们一个个挥手,她在校门口的台阶前站定,笑吟吟地和孩子们说再见。夕阳斜照,橘黄色的光洒在她的身上。

  想起她在《教育是温暖的》那本书中写过这样一段话:“如果要将老师这份工作比作什么的话,我觉得在很大程度上教师更像一名农人:自己的班级,自己的学生,自己的讲台,如同农人的一亩三分田。只是,这个一亩三分田的耕作不用锄头,不用犁头,而是眼睛对着眼睛,心灵对着心灵。教育,应该是温暖的。”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