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Chrome、Firefox等现代浏览器浏览本站。另外提供付费解决DEDE主题修改定制等技术服务,如果需要请 点击 加我 QQ 说你的需求。

李兆麟将军被害真相

车英 车晓 评论

李兆麟夫人金伯文(左三)、李桂林(左二)等守护在李兆麟烈士遗体旁资料图片李兆麟将军 在哈尔滨工业大学校园里,记者见到了抗联老战士、李兆麟将军的警卫员、原哈工大副教务长李桂林老人。李老年事已高,又患多种疾病,但仍热情地接待了记者。他没有过多

  李兆麟夫人金伯文(左三)、李桂林(左二)等守护在李兆麟烈士遗体旁资料图片李兆麟将军

  在哈尔滨工业大学校园里,记者见到了抗联老战士、李兆麟将军的警卫员、原哈工大副教务长李桂林老人。李老年事已高,又患多种疾病,但仍热情地接待了记者。他没有过多介绍自己身经百战、屡建奇功的业绩,却含着热泪述说了李兆麟将军的被害真相。他的秘书刘国瑞对事件的一些细节作了重要补充。21岁担任李兆麟将军警卫员李兆麟被列为一号暗杀人物

  1945年,配合苏军反攻日寇,抗联教导旅返回祖国,我回到哈尔滨。李兆麟作为原东北抗联第三路军总指挥,被任命为哈尔滨苏军卫戍司令部副司令,兼任中苏友好协会会长。一天,陈云同志的秘书刘达找我谈话,说:“组织上决定派你担任李兆麟同志的贴身警卫员,你的任务很重啊!”

  当时国民党对李兆麟将军恨之入骨,把他看成争夺控制权的眼中钉,国民党特务把李兆麟列为第一号暗杀人物。他们纠集了20多人分头行动,不但如此,还安排了两名特务伺机抓我,想通过抓我进一步加害兆麟将军。但我从不单独出门,敌人的诡计无法得逞。“进步女青年”让我失去警惕性车坏路上兆麟自己回到办公处

  当时,我还很年轻,政治上不成熟,对敌斗争经验就更少了。国民党利用我的这个弱点,派来哈尔滨市市长杨绰庵的女秘书孙格龄,她经常讲一些对国民党政府腐败不满的话,赢得我和其他一些同志对她的好感,特别是使我对她失去了高度的警惕性,致使后来她有机会欺骗和杀害兆麟同志,给我留下了终生难以抹去的遗憾和痛苦。

  那是1946年3月9日15时许,兆麟同志参加了中共哈尔滨市委会议后,当车行至距办公处不远的地方时出了故障,兆麟同志坐在车里等候。恰在此时,哈尔滨日报社社长唐景阳坐着专用马车路过此处。便请兆麟同志坐他的马车走。兆麟同意了,我一直目送他进了中苏友协院子里。“进步女青年”留了一封信兆麟同志去水道街9号开会去了

  车很快修好,开回了中苏友协办公处。我赶紧跑进办公室去看兆麟同志,但他不在。秘书于凯说,兆麟同志到水道街9号开会去了。于凯还把一封孙格龄给兆麟同志的信递给我看。信上写着“下午3点请兆麟同志去水道街9号,商谈关于‘国大代表’的事情”。我感到纳闷儿:兆麟同志没跟我说下午有这么个会要去参加呀。再说,就是要去开会,也应该等我回来一起去,这是规定啊!我越想心里越没底儿,便急急忙忙跑着去了水道街。

  水道街9号是座楼房,临街是一家服装店。我走进去打听是否有人在这里开会,店主说不知道。我通过旁边的门洞来到院子里,只见院里有三个男人,我走上前去问:“你们看没看见刚才进来一位穿洋服大衣的男人?”他们说:“没看见。”挨门搜查水道街9号查不到李兆麟的下落

  我有些急了,马上返回中苏友协。正巧碰上了我党打入国民党市公安局当督察长的马亮同志。我把情况跟他一说,他也感到事情不妙,立刻和我折回了水道街9号,这时院里一个人都没有了。

  市委书记钟子云同志听了情况汇报后,派宋兰韵同志和我一起去苏联红军驻哈尔滨卫戍区政治部报告情况。苏军政治部的马主任听完情况汇报后,用十分流利的中国话让我们同一名苏军军官及一个班的苏军士兵,马上再去水道街9号仔细搜查。

  我们在水道街9号楼挨门仔细询问、搜查,但由于住户与苏军语言不通,搜查和询问都很费劲。我们一直干到半夜两点钟,还没有搜查询问完。

  10日上午,苏军卫戍区司令部还给国民党哈尔滨市公安局局长余秀豪下了命令:马上追查李兆麟的下落,即使人死了,也要看到尸首!向陈云同志汇报情况从水道街9号找到李兆麟遗体

  到了下午,市委领导写了一封信,简要地把情况说了一下,让我带上信去通河县面交陈云同志,并详细汇报情况。见到陈云同志后,我把事情的前前后后讲了一遍,并沉痛地表示是因为自己失职造成了李兆麟同志失踪的,愿意接受组织上的处分。陈云同志听了之后,好言安慰我说:“李桂林同志,这事不是你的责任。我了解你,也听到一些同志说起你,都认为你是个好同志,党信任你。”听了陈云同志的话,我心里十分激动。我从心里感激党对我的信任和爱护。

  3月10日下午,由于我们封锁严密、及时,特务们来不及从水道街9号将被杀害的李兆麟将军的尸体运出去,富有斗争经验的马亮同志终于在楼内一间锁着的房间里的床下面找到了兆麟将军的遗体。特务交待李兆麟遇难情景先端上毒茶再用刀猛刺

  案子破获之后,在审讯杀害李兆麟将军的凶手时,我才得知:刺杀李兆麟是国民党蓄谋已久、做了几手准备的。3月9日孙格龄以市长杨绰庵请李兆麟开会研究“国大代表”问题为名,把他骗到水道街9号。他们原想到这里来几个人杀几个人,因那天我修车没有同去才幸免于难。

  特务们交待了3月9日李兆麟将军遇难时的真实情景:李兆麟如约来到水道街9号,进屋便习惯性地脱了大衣,而兆麟将军的护身手枪一向揣在大衣兜里。孙格龄谎称“人还没来齐”,让兆麟将军先喝杯茶水,等候一下。兆麟将军没料到茶里下了毒药,便端起茶杯,可他刚一喝下去,就发觉茶水味道不对。没等他发问,暗藏在室内的国民党特务阎钟章、高庆三、孟庆云等便冲了上来。身材魁梧的李兆麟将军只身同敌人展开了搏斗,双手被敌人的刀子伤了多处,毒药很快发作了,他昏倒在地板上。特务们见状对着兆麟将军胸部、头部连刺七刀(其中有一刀贯穿了胸腔)。

  抗日民族英雄李兆麟就这样被凶恶的国民党反动派杀害了。此时,他才36岁。杀害兆麟后竟说他死于私人报复道里公园举行万人追悼大会

  国民党特务杀害了兆麟将军后,正如我们预料的那样,在市内到处张贴事先油印好的小报,大肆散布兆麟同志“死于私人报复”的“桃色新闻”,以混淆视听、逃脱罪责,诋毁兆麟将军的名誉,败坏我党的名声。敌人的这一阴谋虽然随着案件的侦破早已真相大白,但其流毒甚远甚深,以致许多年之后还有人相信。

  3月15日,哈尔滨市各界人士成立了李兆麟烈士处理善后委员会。第二天,我党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在头版刊发了李兆麟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的消息,一时中外震惊。原东北抗联将领还联名通电,强烈要求缉拿、严惩凶手,追究主谋。

  4月3日,中共中央东北局、东北民主联军总部、哈尔滨市党政军机关和各界人士,在道里公园举行了隆重的万人追悼大会。兆麟将军的灵堂就设在市中苏友协院内,我和兆麟将军的夫人金伯文及两个孩子,为将军守灵。

  55年过去了,每当忆起和兆麟将军在一起战斗的情景,想起兆麟将军被敌人杀害的一幕,总是心绪难平,禁不住地要落泪。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