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球星冠军无所谓 东亚两豪强不想陪咱玩

车英 车智汇2 评论

日韩球星冠军无所谓 东亚两豪强不想陪咱玩

  亚洲杯开幕在即,东亚两大豪强(事实上也是亚洲足球的两大霸主)日本和韩国站到了台前。然而和以往的大多数亚洲足球赛事一样,人们看到的日本和韩国如出一辙:大量球星不来,球队对冠军也缺乏渴望,简单地说,这两个领跑的主已不屑于陪亚洲对手“玩”。日本人的梦想是脱亚入欧,在骨子里他们甚至已把自己当作了欧洲球队;韩国人虽然没那么狂,但他们也一步步向欧洲学习,尽量洗去亚洲球队的“平民”本色。

  一句话,领跑者不再满足于领跑,他们想跑入另一个队伍中去。

  日本人无疑是最不在乎亚洲杯的亚洲国家,可以说,他们对亚洲杯是一种轻视与傲慢的态度。事实上,他们和西亚的土耳其、以色列有些类似,在足球上试图“脱亚入欧”。不过以色列和土耳其早已名正言顺地加入了欧足联,而日本人至少暂时无法脱离亚足联,于是只能尽量多找欧洲甚至美洲球队打比赛,以这种方式来表明自己的与众不同。

  从这次亚洲杯与奥运的关注程度来看,日本足协的态度明显偏向于后者。国家队的正选主力小野伸二和高原直泰被足协截下给了国奥(他们是超龄球员),看得出日本人在奥运会上露脸的愿望更大于亚洲杯卫冕。

  自从2002年世界杯上的表现令世界刮目相看之后,日本足协更加坚定了“脱亚入欧”的决策。在热身赛和本国主办的一年一度的麟麒杯友谊赛上,他们都只拉欧洲队伍过招。光是今年以来,就先是在5、6月间远赴欧洲征战捷克、冰岛和英格兰,7月份邀请斯洛伐克和塞黑等南欧强队来访,大有不把亚洲兄弟放在眼里的意味。在他们看来,和欧洲乃至世界一流球队的对抗,才是提高水平的必由之路。

  从日本足球界到舆论,他们更强调的是“通用性”,意思就是日本队如果通过了和欧洲强队的检验,那么就自然具备在世界足坛“通用”的实力,否则即使在亚洲称王称霸,拿到国际上灰头土脸还是没有意义。对日本球迷来说,开过了世界杯的眼界,胃口自然被吊得越来越高,只有和世界强队的对话,才能令他们满意。

  济科上任以来,日本国家队共打了国际A级比赛29场,其中除掉日韩对抗赛2场,东亚四强赛3场,世界杯预选3场,以及和伊拉克队的热身赛,剩下的都是和欧美及非洲球队的交手。在亚洲强队中,只有老冤家韩国队能够得到日本队的些许看重,连伊朗、沙特这样的西亚强豪也难入日本人法眼了。除了韩国队以外,日本人基本上不会主动邀请亚洲球队交锋。

  前来采访本届亚洲杯的日本记者透露,日本队之所以爱找欧洲球队过招,主要原因在于日本队的国际足联排名在亚洲属于顶尖(目前排名第24),找欧洲和南美等排名更高的球队交手,更有利于发现自己的不足,对于提高实力更为有效。而考虑到南美在地理位置上相对而言路途遥远,因此,安排与欧洲球队交手更为方便。这种说法不无道理。

  不过,日本足协目前也体会到了这种“脱亚入欧”政策的不利影响,并试图在实行上再作出一定修正。毕竟,日本队如果想在世界杯、奥运会等大赛上露脸,还得老老实实从亚洲区预选赛打起,而在亚洲足坛,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在今年年初的世界杯预选赛上,日本队在主场依靠最后一分钟的进球才击败阿曼队,客场也仅以2比1险胜新加坡,这些已令日本人充分感受到了在亚洲的眼前敌人也不能大意。

  当然,日本人的“脱亚入欧”思想并不单只是足球上的,这和整个国家和民族的思想背景有较大关系。早在明治维新后不久,日本著名思想家福泽谕吉就首次提出了“脱亚入欧”的口号。在日本社会的未来走向问题上,福泽谕吉鉴于近邻中国沦为半殖民地的命运,为日本设计了“脱亚入欧”战略,当时日本国民的普遍观念是“学习和借鉴西方文明是实现日本强大的唯一途径”。此后,随着“脱亚入欧”、“富国强兵”战略的推行,日本逐步走上对外侵略的道路,史学家们认为,最近一百多年来东亚的动荡,和日本的这一观念大有关联。

  二战后,日本与东亚其他国家始终存在着历史认识等意识形态上的排斥。有学者认为,日本历史上多次欲“脱亚”和对战争责任的推卸,说明日本在潜意识中不愿承认自己的亚洲身份。在这个意义上说,日本人在足球上的“脱亚入欧”,只是其整个政治战略、国民心态在体育方面的反映。

  和明确叫嚷着“脱亚入欧”的日本足球形成对比的是,另一个的亚洲霸主韩国队在这个问题上相对低调。虽然韩国人也不屑于长期和低水平的亚洲足球为伍,对亚洲杯这样的赛事也不太在意,但他们更多的是勤勤恳恳地对外学习。韩国人的民族性格也决定他们不可能“背叛”亚洲,即使是2002年世界杯赛上打进四强后,韩国足球界和媒体都没有提出过脱亚入欧的话题。

  韩国足协副主席赵重衍曾就此问题对记者说:“虽然韩国足球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成绩辉煌,连续获得了参加世界杯和奥运会的资格,并且在2002年世界杯赛上打进四强,但韩国有句俗话:青蛙不要忘了蝌蚪的时候。所以,我们也不应该过高地估量自己的实力。而且从地理位置上来讲,脱亚入欧是很难实现的愿望。脱亚入欧其实就是要加强和欧美球队的交流,在高水平的交流中提高自己的实力。日本足球在日本企业雄厚资金的支持下,每年都能做到欧洲巡访,但这些韩国足协很难办到。”

  目前在英国留学的韩国足协前官员车英一表示:“韩国是亚洲的一个部分,韩国足球从来没有想过脱离亚洲足球的问题。美国的亚洲人英文说得再流利,也依旧被看作是亚洲人,受到种种歧视。韩国足球要想获得世界的尊重,单单提高自身的力量是有限的。目前的亚洲足球水平还很低,只要提高整个亚洲的足球水平,做到水涨船高,韩国足球才能更上一层楼。”

  从赵重衍和车英一的话可以看出,韩国足球界不像日本足球界那样意图明显地欲脱亚入欧,与其整个国民心理有关。韩国人对高丽民族、亚洲版图都有着根深蒂固的自豪感,很看重自己亚洲人的身份,所以不太愿意做出任何脱亚入欧的举动,哪怕是在足球方面。

  当然,不肯“入欧”并不等于不肯向国外学习,事实上,韩国足球界和欧美足球发达国家的交流一直没有停止。自上世纪70年代末车范根进军德甲开始,韩国足坛曾刮起了短暂的进军海外的风潮。不过80年代初韩国职业联赛推出之后,在首先考虑自己利益的俱乐部的阻挠下,这股风潮在戛然而止。80年代末,韩国名将崔淳镐曾受到尤文图斯的邀请,洪明甫在1994世界杯之后受到巴塞罗那的邀请,但在俱乐部的阻挠下,都未能成行。在经历了相对比较封闭的20年时间后,直到进入21世纪以后,经历了悉尼奥运会和黎巴嫩亚洲杯的失利之后,韩国足球界才猛然醒悟,走出去、请进来的事例才逐渐多了起来。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