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离开丈夫她把7个月亲生女儿扔到井里溺亡

车英 车智汇 评论

面对讯问 一脸“无辜” 本报记者 车英 摄 本报讯(记者 吕金辉) “孩子的母亲嫌疑最大,如果被证实是真的,那将是最残酷的结果。”昨天,本报报道被网站转载,数百网友发表评论,绝大多数网友都猜测孩子母亲是凶手。昨日凌晨,这个消息得到公主岭警方确认

为了离开丈夫她把7个月亲生女儿扔到井里溺亡

面对讯问 一脸“无辜”  本报记者  车英  摄


    本报讯(记者  吕金辉)  “孩子的母亲嫌疑最大,如果被证实是真的,那将是最残酷的结果。”昨天,本报报道被网站转载,数百网友发表评论,绝大多数网友都猜测孩子母亲是凶手。昨日凌晨,这个消息得到公主岭警方确认。

▲面对警察还嘴硬

   她厉声反问民警:“我是孩子母亲!我还能把她扔井里?”

    孩子被溺死,母亲却不是很悲伤,这个反常举动没有逃脱公主岭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长王龙的眼睛。25日勘查现场回来,他就责成刑警带回了孩子的父母。民警询问时,陈杏先是一言不发,后来闪烁其辞,民警紧紧逼问陈杏行踪,她厉声反问道:“我是孩子母亲!我还能把她扔井里?”整整一下午,陈杏“咬紧牙关”,不肯多说关于孩子的半个字。当丈夫和警方说起曾经堕胎的经历时,陈杏怒目相向,吓得丈夫不敢再多言。

    经过10个小时的政策感召,22时许,陈杏终于供认是自己亲手把女儿扔进井里。面对这一结果,奋战了一天的民警心情却很复杂,母亲溺杀亲子是他们从警多年来见过的最残忍案件。

▲溺婴之后装没事

   她交代:“把她头朝上扔到井里,就去邻居家串门了。”

    陈杏交代:“早晨我抱着孩子去邻居家串门,孩子饿了直哭,我就把她抱回大姑姐家,正好大姑姐上地回来了,帮我把孩子喂了,他们一家吃完饭又去干活,可这孩子一直哭,哭得我直闹心,我抱着她从后院到前院,在前院看到这口废弃的井。我抱着她在井口站了很长时间,想到婆家穷,想到孩子不省事,就把她头朝上扔到井里,然后我就去邻居家串门了,过了半天,我跑回家,假装发现孩子不见了,找回了大姑姐等人。”

    孩子的父亲魏力(化名)表示:“她曾堕过胎,这次是第二次怀孕,她又去堕胎,没有家属签字医院不给做,才把女儿生下来。她知道姐家不用这口井,以为孩子会沉到底,大家找不到孩子就可以蒙混过关,事后跑了就没事了,没想到警察这么厉害。”

▲公公痛斥没人性

    孩子爷爷:“虎毒不食子,怎么能做出这么没人性的事?”

    25日23时30分许,公主岭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长王龙连夜带陈杏指认作案现场。担心群众情绪激愤伤到她,警方关闭警车上的警笛和警灯。即使这样,仍有数十名村民赶到现场怒斥陈杏“没人性”。站在井边,陈杏痛哭流涕,大声嚎哭,嘴里反复说道:“孩子,妈对不起你,妈知道错了。”

    魏筝的爷爷气得直哆嗦:“你这个没人性的,虎毒不食子,你不要她可以自己走,怎么能做出这么没人性的事?你的命都抵不上我那孙女的命!”魏家人无法接受这么残忍的事实,丈夫魏力则蹲在一边哭着捶打着自己的头部。

▲日常生活总“拧劲”

   丈夫说:“家里新盖3间大瓦房,她还说我没用,动不动就走。”

    昨日中午,记者再次来到事发地,“永远不能原谅她!”魏力低下头一字一顿地说。

    魏力说,2005年他在大连一家罐头厂打工,厂里托他回乡招工,陈杏来应征,两人相识。在厂里,陈杏主动追求魏力,魏力起初没同意,后来经人撮合走到了一起。

    “同居后,我处处都让着她,可她一不对心思就打人,还专往我脸上挠,我寻思,一个女人不容易,能实心和咱过日子比啥都强。”魏力难过地说,“我在砖厂打工一个月能赚1700元,家里新盖3间大瓦房,她还是说我没用,动不动就走。本指望有了孩子能拴住她,没想到……”

本新闻共2页,当前在第1页  1  2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