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印度瑜伽教练违约走人还是瑜伽会馆动粗强行留人(图)

车英 车银优2 评论

Jay肩上有两处轻微伤痕 本报记者 车英 摄 本报讯(记者 曹文嘉 周小宇) 因为劳动合同的问题,身为瑜伽教练的印度人Jay Parkash与吉林市的“瑜伽印象”静心会馆方面闹得很不愉快。 “七八个人抓我,不说什么原因。”Jay Parkash说,他与“瑜伽印象”合约已

是印度瑜伽教练违约走人还是瑜伽会馆动粗强行留人(图)

Jay肩上有两处轻微伤痕 本报记者 车英

本报讯(记者 曹文嘉 周小宇) 因为劳动合同的问题,身为瑜伽教练的印度人Jay Parkash与吉林市的“瑜伽印象”静心会馆方面闹得很不愉快。

  “七八个人抓我,不说什么原因。”Jay Parkash说,他与“瑜伽印象”合约已到期。在12月25日圣诞节,他在长春被“瑜伽印象”的人拽上了一辆车,被带到吉林市,还遭到了殴打。

  “瑜伽印象”静心会馆称,Jay Parkash与他们的合约没有到期,他们将Jay Parkash接到吉林市,但是是心平气和的,没有实施殴打。

  瑜伽教练 去年签了劳动合同

  昨日上午,记者见到了Jay。

  Jay11岁开始学习瑜伽,并获得硕士学位。2005年,Jay来到中国,当起了瑜伽教练。下面是Jay对整件事的讲述:

  Jay说,去年12月,他去了吉林市,“瑜伽印象”的杨老板聘请了他。

  去年12月15日,他与杨老板签了劳动合同,限期为一年,他手中留有这份合同。

  今年11月20日,Jay按合同条款休了20天年假,假期结束后,正好合同期满。当时Jay正在长春,想换个工作地点,便给吉林市的杨老板打了电话。

  突然冲出来七八个人

  过了不到一周,Jay在红旗街附近找到了一份新工作,他很满意。

  12月25日13时刚过,Jay课程结束后,在瑜伽馆休息了近一个小时,把教练服和音乐光碟装进背包,乘坐电梯下楼。

  电梯下到一楼,Jay走出电梯。突然冲过来七八个人,有男有女,架起Jay就朝外走。

  “救我!救我!”Jay试图打电话给朋友,结果3部手机接连被抢走。

  Jay被拽上了一辆车,Jay看到吉林市的杨老板就在其中,还有杨的妻子和岳母。

  遭多人殴打 被迫签了协议

  在车上,Jay问:“这是干吗?”结果被抽了耳光。

  “闭嘴。”车上的人狠狠地说,还动手打人。

  Jay说,大约两个小时后,一行人到了吉林市,车辆停在了“瑜伽印象”门口。几人将他带到3楼,关在一间小屋子里,拿走了Jay的背包。

  关上门后,Jay又一次遭到殴打,“打我的脸和前胸。”Jay说,几人对他实施殴打时曾问道:“为啥不回来?为啥不干了?”

  几人打打停停,直到晚上。其间送来了一碗饭。

  “我急,吃不下,我没吃。”Jay说,后来,他还被迫签署了一份劳动协议,有关协议的内容和条款他都一无所知。

  从2楼跳下逃跑

  Jay回忆,“他们说我要是跑,再抓到我,就打死我,还把我扔进松花江。”

  后来杨老板等人离开,只留下两名男子看守,“我害怕,想逃走,他们一直看着我。”

  强烈的求生欲望驱使Jay苦想逃生方法。当日23时许,Jay借口上卫生间想找机会逃走。卫生间在2楼,但有男子随行看守。

  26日零时,Jay再次提出去卫生间,男子由于困顿没尾随,留在3楼睡觉。Jay跑到2楼,想到大门已锁,便从2楼跳下去,虽然崴了脚,但得以逃生。

  Jay跑到朋友家,朋友连夜将他送到长春。到达时已是凌晨4时。26日一早,Jay到红旗街附近的派出所报案。

  如今,Jay不敢再到红旗街上班,他说:“没抓到杨老板,我都不敢去工作。”

  记者见到了Jay手中的协议,合同今年12月份到期。上面,有双方签字。Jay的病历显示,他当时被查出有轻微脑震荡。

  “瑜伽印象” Jay没有履行合同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了位于吉林市昌邑区解放东路的“瑜伽印象”静心会馆,门前的电子屏滚动着“由印度瑜伽大师Jay亲自执教”字样。在会馆内,墙壁上贴着Jay做瑜伽的海报。

  “瑜伽印象”相关负责人接受了电话采访。

  据称,这位负责人圣诞节当天来到长春,他和随行人员没有动手打Jay。

  事情的导火索也是由Jay没有履行合同,私自到长春某瑜伽会馆工作引起的。

  这位负责人介绍,2009年,他准备从印度将Jay签到中国,几经周折后,终于在今年3月正式将Jay签到吉林市。5月,Jay正式开始在会馆当瑜伽教练,每个月6000元~9000元薪水,同时还要支付Jay在吉林市的住宿、往返印度的机票。

  说回印度其实根本没有

  “11月18日,他跟我说要回印度一趟,请假20天,说是父母生病了,我给他买的机票,然后还给他家人带的礼物,他就走了。可是过了20天,他却没有回来,我们后来到出入境管理处一查,根本就没有他出境的记录。于是我们就开始了寻找。”电话中这位负责人生气地说。


  圣诞节当天,他们得知Jay在长春某瑜伽健身馆当教练,而且已经工作了一个月。“我和他的合同是签到2011年5月,他这样本身就是违约。我们去找他的时候,他的意思是想跟我们解除合同,不想在这里做了。”负责人说,他虽然也生气,但还是心平气和地请Jay回吉林市商讨,然后还请他吃了饭。

  他们也报了警

  “我们没有打过他。他不准备履行合同,我们的会馆没有教练,对我们的会馆、会员来说,带来的负面影响不是用金钱能计算的。”负责人说,他们也报了警,希望得到一个公正的答复。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