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后自曝遭裹胁 成导师赚钱工具

车轩 车晓2 评论

进入博士后流动站不到一年,陈然已经马不停蹄地做了5个省市级乃至国家级的项目,印在简历上,似乎很耀眼。 “可这些项目,没有一个跟我的研究兴趣相关。”陈然自我解嘲地说,“老板让干啥,咱就得干啥

进入博士后流动站不到一年,陈然已经马不停蹄地做了5个省市级乃至国家级的项目,印在简历上,似乎很耀眼。

“可这些项目,没有一个跟我的研究兴趣相关。”陈然自我解嘲地说,“老板让干啥,咱就得干啥!”尽管进站以后生活很“充实”,但是目前所做的一切,已经和他进站前的设想渐行渐远。

从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计算机科学专业博士毕业,陈然选择回到北京一所一流高校的规划研究所做博士后。此前,他不止一次踌躇满志地规划过博士后阶段的工作。他准备寻找一个交叉性的课题做载体,继续深化博士阶段的研究。可进站后才发现,自己并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可不可以给我一点空间,让我做自己感兴趣的研究?”陈然的问题,没有人能回答他。

项目数量第一研究兴趣倒数

计算机科班出身的陈然,对系统优化领域很感兴趣。前段时间,他研究设计出了一个“飞机旅客登机优化系统”,并顺利发表了相关论文,心里美滋滋的。可很快,在研究所的月底例会上,所长,也就是陈然的合作导师,当着所有同事的面,黑着脸批评了陈然。

“你发的那篇论文价值不大。要从实际角度出发!不要搞那些不实用的东西!”陈然懵了,其他博士后也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好,房间里顿时安静极了。

明明是很实用的设计,却硬被说成不实用,陈然心里明白合作导师的意思。原来,合作导师手上有好几个城市设计的项目,虽然完全不是陈然喜爱或擅长的领域,却都分配给了陈然。对这些不敢不接的项目,陈然实在燃不起热情,完成进度也比较慢。这下可好,合作导师让你干的还没干完,自己却跑去设计新的发明了,合作导师能不恼火吗?

可陈然也有一肚子委屈。“博士后是一种工作,我已经不是学生了,按理说我与合作导师之间应该是平等的同事关系。其实从规章制度上来讲,我不仅有权利去做自己感兴趣的研究,而不应该不管三七二十一,埋头为合作导师打工。”

陈然的遭遇,其实在理工科博士后当中并不鲜见。在一所理工类高校建筑材料研究所的楼下,笔者见到了该所31岁的博士后张洪波。

张洪波笑称自己是“项目达人”。

他对此是有心理准备的:“合作导师接收博士后时,肯定会考虑这名博士的专业背景和他自己的项目、课题有多大的交叉。以我们学校为例,导师招一个博士后(海归除外),要自己出4万元,再由学校出4万元,作为博士后两年的基本工资。导师出了钱,当然需要你干活了,所以与导师的项目有交叉是很正常的。”

但这并不意味着张洪波对研究没有自己的想法。去年,张洪波申请到了一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但直到现在,张洪波都还没来得及开展自己的研究,不是不想,而是没时间。他的时间,几乎全被合作导师占用了。从A城地铁混凝土结构裂缝控制技术研究,到B城某楼盘的商住楼结构优化设计,再到C城地铁基坑施工监测,张洪波马不停蹄地忙碌着。最惨的一次,他大年初三就从老家赶回研究所里上班了,因为“项目不等人”,合作导师每天打电话“轰炸”他。

显然,这并非张洪波的初衷。“博士阶段要训练研究课题的思路,提高自己思考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但博士后阶段要有把握研究方向的能力,不仅仅是跟着别人做,更需要有自己的研究领域。”张洪波说。

而在项目接连不断的情况下,博士后很难专注于感兴趣的科研领域,甚至很难专注于合作导师分配给自己的项目。

在北京一高校工业工程系做博士后的顾良告诉笔者,有一次,合作导师让他和另外两名博士后为某国企做生鲜农产品物流规划项目,企业负责接待的领导见了他们,颇有怨言:“上次你们的人来,我们天天请你们吃龙虾鲍鱼,结果都过了大半年了,项目还没做好!”顾良和其他几个博士后面面相觑,吃龙虾鲍鱼的博士后早已期满出站了,没吃到的却成了挨骂的冤大头。

“博士后流动性较强,一个博士后负担过多项目,完不成只好留给新进站的博士后继续做。”顾良语带无奈地表示,“遍地开花,别说搞自己的研究了,搞什么都搞不好啊。”

声明:证券之星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证券之星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随便聊聊吧]股神:明天最可能的走势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