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鑫钢铁启示录:少帅李兆会的梦想与现实

车晓 车银优2 评论

编者按:续日照钢铁杜双华之后,我们再次将关注点放在了与杜双华面临同样境遇的山西海鑫李兆会身上。同样是各自省份的钢铁大佬加首富,同样的面临被重组的命运,但不能就此说李兆会与杜双华的命运是相似的。李兆会的年轻果敢,在钢铁战场的风风火火,是其

  编者按:续日照钢铁杜双华之后,我们再次将关注点放在了与杜双华面临同样境遇的山西海鑫李兆会身上。同样是各自省份的钢铁大佬加首富,同样的面临被重组的命运,但不能就此说李兆会与杜双华的命运是相似的。李兆会的年轻果敢,在钢铁战场的风风火火,是其赢得到同行们敬重的砝码;早早进入资本市场运作,更是给面临重组阴影的海鑫带来一些希望。不论突围与否,海鑫与李兆华,必定将为后来者带来启示。

  现代物流报记者 王亚彬 宋飞

  电视剧《走向共和》中有这么一幕,梁启超到广州劝说李鸿章“弃暗投明”举义共和,李鸿章意味深长的说:一代人只做一代人的事。

  对于海鑫钢铁集团董事长李兆会来说,他也在做着和他父亲李海仓时代不同的事情。

  在沸沸扬扬的山西钢铁重组传闻中,李兆会和他的海鑫钢铁的表现却始终不愠不火。

  海归背景加守业雄心,李兆会在金融危机与山西钢铁重组的大潮下将作出与父辈怎样不同的抉择?地方的呵护与省政府重组的决心又将如何碰撞?

  山西钢铁业界平静的表面下却暗潮汹涌。

  坐困愁城?

  经济危机带来山西钢铁集团的重组,成为悬在山西第二大钢企海鑫钢铁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在“国进民退”的争论中,海鑫成为山西钢铁乃至全国钢铁业的焦点。近来不时有传言称其将被国有企业并购。

  席卷全国的重组风暴刮到了山西。今年4月15日出台的《山西省冶金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确定了以太钢为主导的省内重组方案,到2011年使太钢产能将扩大2倍以上,并适时组建山西钢铁集团,着手筹建五大基地。

  山西省钢铁行业协会秘书长祝峰亮表示:山西省钢铁业整合将在这五大基地的基础上进行,不允许再开辟新的生产基地,其中运城基地将以海鑫钢铁为核心。

  太钢无疑是山西钢铁业重组的最大宠儿。山西省政府要求太钢在技术装备水平、产品结构上做出重大调整,必须在重组上有重大突破。

  但太钢在省内的重组还面临很大窘境:山西大多是中小民营钢企,中小企业虽愿意投靠太钢,但太钢却不予考虑。一位太钢管理人士坦言,对太钢来说,现在是个做强做大的机会,但中小企业“烂摊子太大,重组成本高”。

  而在山西规划的5大钢铁基地中,长治钢铁已归顺首钢,临钢是自己的分公司,而民营钢企中宇据《财经》杂志报道,其并购方酒钢尽职调查后已撤出收购,太钢自然也不会愿意再趟这个浑水。因此,资产设备较优的海鑫钢铁显然已成为太钢重组的最佳选择。

  收购海鑫钢铁,成为山西组建钢铁航母——“山西钢铁集团”的必经之路。

  而海鑫的境遇似乎也并不足以抵抗“老大”太钢的强大攻势。

  在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下,海鑫集团不得不从去年10月开始逐步停炉限产。到今年3月,只有两座炉在维持生产。

  据海鑫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集团计划在7月份全部恢复生产,尽管目前市场形势开始好转,但是海鑫集团也面临着流动资金短缺的问题。

  现实境遇,始终笼罩着的被重组的阴影。这一切都与海鑫一直强调的打造“百年老店”的目标相去甚远。海鑫能否走出内外交困的围城?

  性格决定命运?

  “李兆会绝不是糊不上墙的刘阿斗,如果说他还是个孩子,那么,他是孺子可教!”2003年,时任海鑫集团常务副董事长辛存海曾这样澄清外界传言,言外之意则是李兆会手下的海鑫并是那么轻易就会被重组。

  地产大佬王石说,企业家性格左右企业命运。同样面临压力与危机,与父亲等同行前辈迥然不同的性格也将使李兆会做出完全不同的选择。那么李兆会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80后”少帅李兆会成长于2003年元月的那一天。那一天,父亲李海仓遇刺意外身亡。但七个年头过去了,海鑫集团在他的领导下,发展得却更为强大。

  在那一天,海鑫开始种下与父辈完全不同的“种子”。

  从少主登基到真正上位掌权,短短几月李兆会先是杯酒释兵权,将两位托孤重臣“妥善”安置。随后与李兆会关系甚好同在澳洲留学的李天杰空降为总裁,海鑫成为“海归派”的天下。

  大刀阔斧改革的背后是一颗渴望”做大做强”的雄心。自此,海鑫出现新的发展机遇。

  2003年海鑫总产值超过50个亿,上缴利税超过10个亿,为当地财政贡献3个亿,成为历年来海鑫发展最迅速、最好的一年。接着数年业绩辉煌。

  近日李文杰更是豪言称,海鑫将在三年内销售做到300亿。显然海鑫是追求独立独强的。

  资深财经作家陈雪频曾表示,“富二代”和他们的父辈相比,他们的知识结构与背景、管理技能、国际化视野及社会责任感均有了长足的进步,他们会尝试通过“商业模式甚至处世方式的变革”将父辈的事业做强做大。

  在处理政商关系这个敏感话题时,李兆会一代与父辈的风格更是大相径庭。这也给山西钢铁省内重组增添了变数。

  “如今的李氏家族企业的主要掌管者都是海归派,他们想法较新且敢想敢干,但有时缺乏一份必要的虚心。”山西省钢铁协会一位官员认为,这种行事风格会让海鑫钢铁在以政府为主导的省内钢铁重组中“吃亏”。

  父辈李海仓等山西钢铁前辈有着老“晋商”一样的行事风格,经历创业艰辛,练就了一副八面玲珑而又温和坚韧的脾性,左右逢源却从不越界。而李兆会与政府的交道中却略显冷淡。据山西一位钢铁行业内部人士回忆,2007年山西钢铁行业协会的一次会议上,身为副会长的李兆会并未出现,而是由李文杰代为参加,其他副会长级的钢企负责人们则在主席台上就坐;第二年,李文杰亦未出现,而是由海鑫一位副总经理代劳。

  山西人属于典型的注重人情世故的北方人。像李兆会这样不主动维护与政府关系的企业家,的确很少见。

  当然海鑫有这样的信心和底气,还来自海鑫在资本市场的运作。这与 “专注于钢铁”的父辈有很大不同。

  记者获悉,2007年海鑫在资本市场的收益达20亿元,即使在低迷的2008年,其收益亦超10亿元。这使海鑫在面对经济危机时能更加从容应对。

  2004年10月,李兆会买下1.6亿股民生银行股权;一个月后,他又收购了华冠科技21.25%的股权。两次股权转让完成之后,实际控制人山西海鑫钢铁成为民生银行第十大股东和华冠科技的第二大股东。在A股市场最为火爆的2007年上半年,李兆会抛售近1亿股民生银行,套现逾10亿元;下半年又先后吃下银华基金21%的股权、山西证券3.84%的股权。这一年中,他更是在二级市场买卖过国铝业、鲁能泰山等多支股票,手法娴熟而老到。

  最近的一次动作则是,今年3月底,海鑫将所持民生人寿保险3866万股股份转让给浙江万向集团旗下一家资产管理公司,转让后海鑫仍持有民生人寿逾3.7亿股。

  李兆会在资本市场的运作无疑是海鑫对抗经济危机一大保证。

  而山西汹涌的重组大潮注定将是李兆会一代面临的全新挑战。当太钢准备通过重组提高产能的同时,海鑫也在为此做准备。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