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重罚“上市公司造假”“割韭菜”议案被采纳

车晓 车智汇2 评论

【关于重罚“上市公司造假”“割韭菜”议案被采纳】这两天,股市火了,科创板要来了。如何让中国的证券市场更有活力更健康,怎样才能保护中小股民不再被一茬一茬“割韭菜”,也是全国人大代表放心不下的大事。(看看新闻) 这两天,股市火了,科创板要来了

【关于重罚“上市公司造假”“割韭菜”议案被采纳】这两天,股市火了,科创板要来了。如何让中国的证券市场更有活力更健康,怎样才能保护中小股民不再被一茬一茬“割韭菜”,也是全国人大代表放心不下的大事。(看看新闻)

  这两天,股市火了,科创板要来了。如何让中国的证券市场更有活力更健康,怎样才能保护中小股民不再被一茬一茬“割韭菜”,也是全国人大代表放心不下的大事。

  全国人大代表朱建弟提出议案,修改《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上市公司财务造假,监管机构罚款金额最高60万的处罚规定,上调罚款金额,同时追加造假上市高管的刑事责任。

  樊云代表更是当面向证监会主席易会满直接喊话,对“割韭菜”的上市高管,不仅要罚得“倾家荡产”,还要加重刑期!虽然易会满当场没有直接回应,但当天晚上证监会工作人员主动联系樊芸,希望她能提供审议发言书面文本,并表示证监会会认真研究她的意见建议。

  全国人大常委会已正式采纳朱建弟代表议案,这也意味着重罚“财务造假”“割韭菜”将纳入全国人大立法工作。

  【分析评论】

  “割韭菜的赵薇们”真的管不住吗?

  卡尔·马克思说:“如果有50%的利润,资本就会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以上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去冒绞首的危险。”

  如果有300%以上的利润,却只要轻轻地打个板子,资本会怎样?现实远比理论精彩。

  

  这两天,作为非典型演艺界人士,“小燕子”赵薇又火了一把,登上了热搜榜。这全靠全国人大代表,人称“犀利姐”的樊芸。

  原来,3月7日,在上海代表团的全体会议上,樊芸当着证监会主席易会满的面说,现在证券法顶格处罚只有60万元,解决不了问题,像赵薇割韭菜,不止一项罪名,加起来才罚70万元。她为此建议证监会主席易会满“要管管”。

  3月9日深夜,人民日报官微发表评论称,“管管割韭菜的赵薇们!”当着证监会主席的面,人大代表道出了股民的心声,说到了规范市场的点子上。

  赵薇到底什么情况?《中国经济周刊》曾多次报道(点击阅读《赵薇翻盘无望?》),现在来个剧情回放之《小燕子传奇之空手套白狼》:

  2016年,赵薇掌控的龙薇传媒号称出资30亿元收购万家文化(现“祥源文化”,证券代码600576),但赵薇从自己口袋只拿出6000万元,其余30亿元全是借来的。

  随后,证监会调查显示,龙薇传媒在信息披露上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以及重大遗漏等违规违法行为。

  一句话:谎话连篇。

  根据现行规定,证监会给出了顶格处罚:对万家文化、龙薇传媒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60万元罚款,对孔德永、黄有龙、赵薇、赵政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0万元罚款。

  注意,这已经是顶格处罚

  即便如此,赵薇夫妇对“轻如鸿毛”的处罚并不服气,在收到处罚决定后立刻提出了申诉。

  

  赵薇不是第一个受到证监会顶格处罚的资本市场玩家,也不是第一个不服再战的大佬。

  说起来,赵薇不服,也着实有她的道理。毕竟,与其享受同等待遇的人,比她可舒服多了。再说,那些人是犯了事,而她还可以说是犯事未遂。

  比如,金亚科技实控人周旭辉。如今被强制退市的金亚科技,当年靠着财务造假上了市,市值一度高达150亿元。

  证监会查实,金亚科技在IPO申报材料中虚增2008年、2009年1至6月营业收入,占当期公开披露营业收入的47.49%、68.97%;虚增2008年、2009年1至6月利润,分别占当期公开披露利润的85.96%、109.33%。

  不光是IPO阶段,金亚科技将造假进行到底。金亚科技在2014年年报中,虚增利润总额8049.55万元、虚增银行存款2.18亿元、虚列预付工程款3.1亿元。

  “头顶生疮,脚底流脓”,彻头彻尾造假上市,你认为应该怎么处罚?

  《证券法》第一百八十九条明确,发行人不符合发行条件,以欺骗手段骗取发行核准,尚未发行证券的,处以30万元以上60万元以下的罚款;已经发行证券的,处以非法所募资金金额1%以上5%以下的罚款。

  证监会的决定是,对金亚科技处以60万元的罚款,实控人周旭辉处以90万元的罚款,其余相关人处以10万到30万不等的罚款。同时对周旭辉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看了这样的处罚,是不是理解了赵薇的委屈?

  靠着造假上市,实控人周旭辉套现获利多少呢?一算这种账就生气,就头疼,只看着周旭辉的姐夫2013年一次减持就套现8774.5万元,就知道周旭辉从资本市场捞走了多少钱。

  

  与金亚科技“难兄难弟”的欣泰电气也因造假上市被强制退市,但是,面对确凿的证据,欣泰电气表示不服,向法院起诉证监会。一审败诉后,还提出上诉。

  作为创业板退市第一股,欣泰电气也能拉出垫底的小伙伴,比如万福生科。

  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2013年,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兼总经理龚永福全面造假万福生科(现名佳沃股份,300268),五年半虚增收入9.05亿元,最终的处罚却只是罚款30万元

  万福生科不仅没退市,还在湖南当地资本大玩家湘晖系的运作中,成功找到联想控股旗下的佳沃集团接盘。不到4年,湘晖系靠一个壳赚了9亿元。至于龚永福,套现拿到的钱是他以前靠卖大米也许十辈子都挣不来的利润。

  看看万福生科,欣泰电气心底在说,“俺要的就是一个公平。”

  这几个都是典型案例,再来看一个不那么突出,但颇为常见的例子。

  2017年初,来自湖南郴州的“高斯+贝尔”组合“高斯贝尔(证券代码:002848.SZ)”上市,其自我介绍是这样子滴:掌握数字电视领域内的20多项核心技术,“从设备、系统到终端的核心技术都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

  此外,高斯贝尔还涉及5G、智慧教育、家居智能等多个热门概念,常常能在这些概念火爆时收获一波上涨。

  上市前,高斯贝尔业绩那自然是按IPO标准所要求的那样连年增长,可上市就变脸,2017年利润大幅下降,2018年就成功“扭盈为亏”。

  上市变脸,是A股公司长演不衰的经典曲目,高斯贝尔登台唱一次也不算啥,至今也没受到什么处罚。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