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鑫钢铁债权人已超千户 消息称当地政府绝不让其破产

车晓 车智汇 评论

11月末的山西,笼罩在运城闻喜县上空的雾霾一直没有散开。此时,距离海鑫钢铁全面停产已有8个月余,距离法院受理海鑫集团破产重整申请已有2周。南都记者到达位于闻喜县东镇的海鑫集团时,东镇也迎来了全国各地一拨拨债权人。 正式宣布破产重整后,能否成功

  11月末的山西,笼罩在运城闻喜县上空的雾霾一直没有散开。此时,距离海鑫钢铁全面停产已有8个月余,距离法院受理海鑫集团破产重整申请已有2周。南都记者到达位于闻喜县东镇的海鑫集团时,东镇也迎来了全国各地一拨拨债权人。

  正式宣布破产重整后,能否成功重整是决定海鑫命运的关键。南都记者调查发现,在当地政府积极协调推进重组工作时,钢铁行业权威人士却普遍认为海鑫重组难度非常高,原因是海鑫债务庞杂而不明晰、钢市萧条等。据南都记者了解,海鑫系5家子公司合计有1077户债权人,债务情况尚不明朗;目前海鑫集团仅余五六百名员工看守设备,其余近万名员工被“无期限放假”。

  在当地政府、市场、债权人三股力量的拉锯之下,海鑫重整前途未卜。

  超千户债权人曝光

  11月25日下午,南都记者坐车从运城市前往闻喜县,一个多小时后到达位于闻喜东镇的海鑫集团,“灰扑扑”的天空沉沉地扣在海鑫大厦头顶,门口几乎无行人出入,偶尔有车辆进出。

  多名海鑫集团员工告诉南都记者,海鑫从今年7月开始给员工下发“无期限放假”通知,目前仅留有五六百人看守设备,这部分员工从7月份开始领工资,而此前1-6月的工资都还没有发放。

  集团大门前的保安亭有两名守卫人员值守,大门旁褐色的墙上张贴着运城中级人民法院(下简称“运城中院”)的公告,白纸黑字格外显眼。

  公告显示,共有4家债权人对海鑫钢铁集团及其子分公司提请破产重整,11月12日,山西运城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受理4家债权人对海鑫钢铁提起的破产重整申请,海鑫集团破产重整进入法律程序,海鑫集团债权人可以在2015年2月22日之前申报债权。

  偶有人到海鑫大厦门口询问债权申报地址时,守卫便从保安亭内探出头,插在裤袋中的手也伸出来指向海鑫大厦前100米的加油站附近的申报点———夹在加油站与一堵围墙之间的晋惠宾馆。

  晋惠宾馆一层的10多间房子被当成临时的债权申报办公室,运城中院指定的海鑫集团破产重整清算组即在里面办公。房间门口贴了设备客户、原料客户、基建客户、销售客户、财务金融担保、铁运倒运客户等指引标牌,债权人按指引分组申报。11月25日下午2点半到4点之间,陆续有五六名债权人进入晋惠宾馆申报债权,多是设备客户。

  清算组工作人员透露,法院给债权人都邮寄了债务申报通知,“远一点的可能还没收到,11月22日开始才陆续有债权人前来申报,申报工作才刚刚开始。”这些债权人信息被张贴在晋惠宾馆内的一面墙上,密密麻麻的债权人信息,几乎覆盖了半面墙。南都记者统计,海鑫系5家公司债权人合计为1077户,涉及施工队、机械厂、银行、钢铁厂、供应商等。其中,海鑫钢铁993户,海鑫集团72户,海鑫实业121户,国际焦化44户,国际线材147户,有个别企业“身兼”海鑫系多家公司的债权人。

  闻喜的气温突降,煤堆在11月25日刚刚拉到宾馆,房间暖气不足,即使用厚厚的帘布遮挡门口的冷风,房间内的温度与外面没有区别。在等待清算组工作人员查看申报材料时,债权人不时从椅子上站起来走两步,抖抖腿。其间,山东一家给海鑫钢铁供应轧钢设备的企业的债权申报人告诉南都记者,其在两天前收到了法院的通知书,整理好材料之后马上就赶过来了。据他介绍,公司从2005年开始与海鑫钢铁有业务接触,海鑫钢铁每年都拖欠5万-10万不等货款,累计至今共拖欠了70万,“我们公司每年都催海鑫,但都说没钱给。”

  海鑫钢铁其他债权人,德龙钢铁、广东发展银行郑州分行等相关负责人也向南都记者表示,已收到法院通知,正在准备申报债权所需的材料。

  盛极而衰

  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海鑫钢铁命运的改变从2003年开始。2003年1月,“民营钢铁大王”、山西海鑫钢铁集团董事长李海仓在办公室突遭枪杀。在李海仓父亲的主持下,李海仓的儿子李兆会不得不中断学业,从海外回国。没有丝毫接班准备的李兆会“黄袍加身”,成为海鑫集团董事长。

  在李兆会接手海鑫钢铁之后的几年,由于钢铁市场一片红火,海鑫钢铁顺风顺水。根据公开数据,2004年,海鑫钢铁的年产值就达70亿元,实现利税12亿元。此后几年,海鑫钢铁连续蝉联山西民企第一名,海鑫钢铁的发展达到了顶峰。2007年,风头正盛的海鑫淘汰了60万吨落后产能,同时建成一个产能高达230万吨的新厂区,整体产能翻了一倍。

  然而,钢铁市场一路向下后,人们才发现李兆会接手后的海鑫一直都在“裸泳”。

  2008年遭遇金融危机后,国内钢铁行业景气度下降,海鑫不得已通过减产、停炉、减员等措施应对。市场复苏后,海鑫却没能再“浮”起来。内部人士透露,作为典型的家族企业,海鑫内部的管理比较粗放,存在任人唯亲、人浮于事、内部人控制等大型企业的常见问题。由于内部人控制,一些质劣价高的采购,一定程度上对经营造成了困扰。

  为了摆脱困境,李兆会的妹妹李兆霞在2010年启动改革,精简机构,同时将原料采购与成品销售业务从海鑫剥离,放到李家位于上海的国际贸易公司海博鑫惠,并亲自出任该公司大股东。

  但市场没有给这一场变革留出足够的时间。2011年10月起,钢材价格一路单边下跌。2013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海鑫集团还能以165 .5亿元(2012年)的年营收额位列184名,成为山西省惟一入列200强的企业。但由于2013年业绩大幅下跌,海鑫在2014年滑出500强之外。2013年底,市场就传出海鑫资金链紧张,部分生产线停产的消息。2014年3月18日,海鑫因银行抽贷直接导致资金链断裂而全面停产。

  作为山西民营钢企曾经的龙头老大,海鑫缘何沦落至此?

  面对媒体的追踪报道,李兆会选择沉默。有消息指李兆会近期返回闻喜县处理破产重整事件。但在闻喜县调查期间,南都记者多次电话、短信联系李兆会,都没有获得其回应。

  在李兆会的掌舵下,海鑫集团一直把自己关在“小黑屋”里,就连作为海鑫集团技术顾问的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都说不清道不明其衰败的根本原因。该研究院院长李新创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外界只知道海鑫资金链断裂了,但钢铁行业非常复杂,李兆会不出来说,谁也不知道资金链断裂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不过,市场上关于李兆会醉心金融、无心钢铁实业说法却甚嚣尘上。通过海鑫实业进行的资本运作,让李兆会在2007、2008年连续两年跻身胡润百富榜,也被戴上山西最年轻首富的光环。2007年的胡润百富榜中,李兆会因持股民生银行身家飙升至85亿元,排名第78位,身家较2006年暴涨了112%。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