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鑫钢铁帝国将落:债务敞口或超150亿

车晓 车银优2 评论

2003年,山西民营钢企海鑫钢铁老总李海仓被枪杀身亡,20岁出头的儿子李兆会接任董事长一职。然而,李兆会接班10年以来,海鑫钢铁并没有实现当年“拼搏创新、挑战极限、超越财富、争雄世界”的宣言。 近日以来,一则“海鑫钢铁30亿元债务危机”的消息让该企

  2003年,山西民营钢企海鑫钢铁老总李海仓被枪杀身亡,20岁出头的儿子李兆会接任董事长一职。然而,李兆会接班10年以来,海鑫钢铁并没有实现当年“拼搏创新、挑战极限、超越财富、争雄世界”的宣言。

  近日以来,一则“海鑫钢铁30亿元债务危机”的消息让该企业成为了业界关注的焦点。报道称,海鑫钢铁现有的6座高炉均已停产,资金链上除了问题,工商银行甚至已经开始上门讨债。据报道,知情人士透露,海鑫钢铁资金链断裂,深陷债务危机,风险敞口据说甚至已达150亿元到200亿元。

  接班后的李兆会频频在资本市场施展拳脚,似乎对钢铁主业并没有太大兴趣。有外界报道,因发生矛盾,海鑫钢铁李海仓时期的“老臣”逐一淡出,海鑫钢铁帝国已然陷入崩塌危局。

  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据了解,李家近日已经召开了家族会议,决定由李兆会的五叔李天虎重掌海鑫。后者曾为海鑫钢铁的总经理,但在李兆会执掌帅位后,这位颇具才华的实干家曾选择另谋出路。

  至截稿前,海鑫内部人士称,目前民生银行、德龙钢铁以及李兆会本人,已经去过山西省政府。在本周底或者下周,政府会牵头跟银行有个会,不知到时会是什么结果。

  李兆会去哪儿了

  李兆会执掌的山西海鑫集团从3月10日开始,贷款逾期未缴,有媒体称其逾期额度高达30亿元。自海鑫集团遭遇高额逾期贷款被报道以来,事件主角李兆会一直未现身。

  据报道,3月20日,李兆会公司办公室联系人表示,目前公司领导正在就此事开会研究,一些问题暂时不能回复,一旦有决议将尽快回复。不过他说,李兆会目前并不在公司,具体动向也不明了。

  一位当地接近李氏家族的人士透露,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当地工商银行行长曾带银行工作人员上门要账,海鑫集团负责人之一、李兆会的妹妹李兆霞无奈之下直接到运城市政府协调。据介绍,贷款到期需要“周转”在当地企业并不罕见,但银行行长亲自带队上门要账的,尚属首次。从海鑫钢铁员工中流传出来的说法显示,此次到期的款项为2亿元。

  上述人士透露,李兆霞曾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告诉他,目前海鑫集团的6座高炉中,3座仍在生产,其中1座为产能较大的炼钢炉,而另外3座高炉则处于停产状态。

  该人士还透露,海鑫钢铁普通员工工资近三四年来始终保持延发3个月左右的状态。

  而与李兆会曾经同为民生银行股东的史玉柱在3月20日发表的声援李兆会的微博中显示,“银行抽贷40亿,导致其(海鑫钢铁)流动性出问题;15%贷款利息,导致其负担较重。”

  据业内人士描述,海鑫钢铁未能及时收到钢贸商货款,加之自身现金流较差,未能归还银行的逾期贷款,导致银行对其抽贷,这样的三角债关系在钢企中比较常见。

  位于上海的一家知名钢铁研究机构表示,海鑫钢铁总贷款额度远远超过30亿元,这次停产的一些高炉,是因为逾期未还贷款而被查封。海鑫钢铁实际产量300万吨,但产能远远大于这个数字。

  6座高炉均已焖炉停产

  一名炼铁厂的员工称,海鑫钢铁现有的6座高炉均已焖炉停产。“之前停了5座,最后1座高炉(5号高炉)两三天前也停掉了。”

  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3月22日上午,在躲过门口数名保安的排查后,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从海鑫钢铁二号门进入厂区。此时,整个厂区已经没有了机器的轰鸣声,沿路除了破旧的厂房和沾满灰尘的设备外,少有人出现。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赶到老区原料厂时,以往矿石如山般的堆放区内已经空空如也。“3月11日那时候厂里还有点原料,现在除了一点高炉返回来的矿石,没有原料了。”海鑫钢铁原料调度室的一名员工称,海鑫钢铁一个星期前就没怎么进过原料。

  实际上,海鑫钢铁的原料供应短缺年初就已开始显现。

  闻喜县经贸局的一名负责人称,海鑫钢铁去年曾完成6亿美元的进口(主要是铁矿石原料),但今年前两个月的进口数据为零。“原本说今年3月份会进入正常阶段,现在还没看到什么变化。”

  没有原料意味着只能停产。海鑫钢铁在消化完仅存的一些库存后,其最后一座高炉也被迫焖炉停产。不过,多名员工证实,海鑫钢铁虽已停产,但工人们并没有放假,目前没有接到任何削减人员的消息。“现在是原地待命,还是正常上班,搞搞厂区卫生什么的。”

  这一景象,似乎与海鑫钢铁一贯的光鲜不符。上述原料调度室员工回忆称,往常各个生产部门24小时都会有人,“整个厂区的机器都会开着,全是杂音,吵得根本听不见人说话”。

  海鑫钢铁能源管控中心的一名负责人亦称,海鑫钢铁的铁矿石主要来自澳大利亚,一般由青岛港直接运至厂区,在最红火的时候,当时仅拉铁矿石的车皮每天就达36列。

  这家年产600万吨的钢企由李海仓一手创立,2003年其被枪杀身亡后,20岁出头的儿子李兆会接任董事长一职。10年下来,海鑫钢铁仍然是山西最大的民营钢企,它的存在,不仅带富了周边村庄,也惠及整个闻喜县乃至运城市。

  但父子二人的不同在于,李海仓是热衷钢铁业的实业家,“富二代”李兆会更像是一名投资家。由于李兆会长期忽视钢铁主业,加上行业形势急转直下,海鑫钢铁近几年来饱受冲击。

  “海鑫的高炉停了以后,市里的领导和我们都很着急。”上述闻喜县经贸局负责人说,海鑫钢铁有近万工人,一旦破产,整个县域经济都会受到影响。

  家族分化

  因发生矛盾,李兆会的这些父辈们其后逐一淡出,他们或出走他处或被边缘化。

  1987年,现任海鑫集团董事长李兆会之父李海仓创立海鑫,他从炼焦起步将这家民企一步步做大。在“李海仓时代”的老员工眼里,李海仓生前,海鑫钢厂的产量在国内民营钢企中排名前列,那时候也是厂子最鼎盛的时期,现在员工起码比当时少了三分之一。

  转折点发生在2003年。

  彼时,李海仓被枪杀身亡,经其父李春元拍板决定,20岁出头的李兆会接任董事长一职。当时,李海仓的创业搭档辛存海(时任副董事长)、李兆会的五叔李天虎(时任总经理)以及同样有海归背景的六叔李文杰,这些人均可“辅佐”李兆会,延续李海仓的钢铁基业。

  “李天虎是做实业的,很踏实也很有才干,曾被认为是海鑫最合适的接班人。”一位与李天虎有过接触的当地官员如是称。

  但好景不长。据外界报道,因发生矛盾,李兆会的这些父辈们其后逐一淡出,他们或出走他处或被边缘化。

  其中,被外界认为最有经营才能的李天虎,当时从海鑫带走海天水泥,一步步做大并最终入股冀东水泥。此外,他还在运城经营房产,而与李兆会走得比较近的李文杰也在几年前离开海鑫钢铁,另谋出路。此外,李海仓时代的陈金发,目前虽然为海鑫钢铁的常务副总兼党委书记,但实际已退居二线。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