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鑫钢铁破产重整迷局:目前至少两公司有意接盘

车晓 车银优2 评论

不景气的钢铁市场又传出一个坏消息,曾经创造过辉煌业绩的民企山西海鑫钢铁集团进入破产重整法律程序。 11月12日,山西运城中级人民法院公布了5份公告,正式裁定受理4家债权人对海鑫钢铁提起的破产重整申请。 在国有钢企(如山东钢铁、中钢集团等)纷纷减

不景气的钢铁市场又传出一个坏消息,曾经创造过辉煌业绩的民企山西海鑫钢铁集团进入破产重整法律程序。

11月12日,山西运城中级人民法院公布了5份公告,正式裁定受理4家债权人对海鑫钢铁提起的破产重整申请。

在国有钢企(如山东钢铁、中钢集团等)纷纷减员瘦身的当下,民营企业的日子其实更为难熬。作为山西省最大、国内第二大的民营钢企,海鑫钢铁早在年初就“扛不住了”。

受市场低迷与债务压力等影响,海鑫钢铁从今年3月起停产停工。据新华网报道引用的公开数据,海鑫钢铁集团目前负债及对外担保数字为104.59亿元,而整个集团的账面资产仅为100.68亿元,这意味着海鑫钢铁负债率超过了100%。

“如果能找到战略投资方,就还有希望盘活复产。否则只能面临被破产清算的命运。”中国联合金属网钢铁行业分析师胡艳平认为,但盘活复产需要的资金数额非常大,在当下这种市场行情,想到有实力又愿意接盘的企业真的很难,“除非是足够便宜甚至是贱卖”。

而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多个信源获悉,目前至少有山西立恒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与中民投两家公司有意参与海鑫重整,山西立恒方面近日还与海鑫进行了初步接洽。

对此,记者向这两家“绯闻方”进行求证。一位接近中民投高层的内部人士称:“目前我没有听说。当然什么事情都有可能,但目前我们还没有参与到(重整)里面。”

山西立恒钢铁公司管理部一位人士则向记者坦承,此前立恒的确去海鑫那边接洽过。“但100亿的债务真的压力很大,海鑫那边的土地面积非常大,高炉也多,重整的成本预计会非常高。立恒高层如何决定现在真的不太好说。”

闻喜县政府一位清算组成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透露,目前山西省政府、运城市与闻喜县政府仍在积极寻找更多有意向的战略投资方,但最终由哪家来接盘目前尚难确定。

债务成谜:“自家人”提破产重整

即便是进入了破产重整程序,还是有些不甘心的债权人跑到闻喜东镇上四处打听海鑫的消息。

11月20日上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海鑫大厦门前看到,2名保安对陆续前来讨债、打探消息的债权人一视同仁,“没有海鑫的人出来接都不能进”。

进不去的债权人只好在大门外面晃悠,或者去研究外墙上运城中院张贴的5份公告及通知。根据公告内容,有4家债权人对海鑫钢铁集团及多家子公司提请破产重整。其中,闻喜县东镇凯达传感器厂提出申请对山西海鑫国际钢铁有限公司(下称“海鑫钢铁”)进行破产重整;山西闻喜银光镁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银光镁业”)分别对海鑫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鑫实业”)与山西海鑫国际线材有限公司(下称“海鑫线材”)提请破产重整;

山西文华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对山西海鑫国际焦化有限公司(下称“海鑫焦化”)提出破产重整。

令人关注的还有,对整个海鑫钢铁集团提出破产重整的,竟是海鑫董事长李兆会的自家人,他的妹妹李兆霞所控制的上海海博鑫惠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海博鑫惠”)。

一位闻喜县当地的供货商刘某打了个电话,被人接进去没多久就又出来了。“海鑫欠我们公司100多万的货款,现在找谁都没用,法院都公告冻结资金了,只能回去继续等了。”

另一家与海鑫合作多年的供货商张某向记者透露,“目前李兆会也回到闻喜处理相关事宜,11月10来号召开的内部会议就是李兆会主持的。”张某透露,该公司在海鑫的应收货款还有4000万没要回来,“我们老板悲观地说,最后能要回来10%就不错了”。

同样四处焦急打听消息的还有海鑫集团旗下的员工们。在百度贴吧“海鑫吧”里,多位工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从今年1月至今分别被拖欠了5至8个月不等的工资。

一位目前已在外省打工的海鑫工人小杨称:“海鑫集团给工人发工资的支出每个月需要3000万元左右,这样按8个月算下来,光工人的工资欠款就有2个多亿。”他还透露,由于长期欠薪,海鑫还发生过数百工人集体讨薪的聚集事件,闻喜县政府曾支援部分资金,但远远无法满足需求。“大部分工人等不下去就外出打工,目前在各工厂留守的工人很少,其中线材厂只有20多个工人轮流上班看守设备。”

对破产重整一事,海鑫集团官方与闻喜当地相关企业均讳莫如深。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此次向法院提出申请的4家债权人中,只有海博鑫惠是在上海注册的公司,其余三家均是闻喜县内注册的当地企业。其中银光镁业在当地是排在海鑫集团之后的第二大民营企业,此前曾有传闻称海鑫对银光的欠款债务规模在1亿元左右。

但在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关于债务数额的短信中,银光镁业高层回应称:“我听说(海鑫破产重整)了!但真不知道具体情况,你去问政府吧,我真不知道。”

山西文华建筑总经理宋水龙电话一直无人接听。闻喜凯达传感器相关负责人在接听电话后只喂了一声,听到记者用普通话向对方确认身份时,迅速挂断了电话后再未接听。

记者尝试联系李兆会本人,其手机处于移动秘书提醒状态。而记者向海鑫集团综合管理部总经理杨安定发去的短信及电话也均未收到回复。

海鑫集团目前一共有多少债务,至今还像是一道谜题。记者先后联系闻喜县政府、运城中院、海鑫集团在内的多位人士,尝试寻找债务确切数字,均未能找到答案。

而据新华社11月16日援引李兆会此前在债权人会议上透露的数据,海鑫现有负债及对外担保数字为104.59亿元,而整个海鑫集团的账面资产仅100.68亿元,这意味着其负债率超过100%。

但上述供货商债权人张某透露,这个数据只能估算出海鑫大致的负债规模,远非最终数字。据此前《财经》杂志的报道,有接近债权银行的知情人士透露,海鑫对银行的负债内容,除了贷款以外,还有其赴国外买矿粉时的信用证、银行承兑汇票业务等,后者的金额需要到期结算时视汇率而定,且在债务总额中占据相当比例。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从闻喜县政府内部获得的文件显示,目前由运城中院派驻的重整管理人成员名单已经确定,清算组成员已先后入驻被申请破产重整的5家海鑫系公司,办公地点在海鑫大厦附近的晋惠宾馆。

据运城中院12日发布的公告及通知,海鑫钢铁集团相关债权人需在2015年2月22日之前向清算组联系人登记申报债权。而海鑫方面则需要在从11月12日算起的15日内向法院提交财务状况、债务清册、债权清册等资料情况。

而据闻喜县政府内部一位知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透露,进入破产重整的法律程序后,前期工作主要是清查登记债务,预计债务清算完成后的首次债权人会议将在2015年春节后举行。

届时,海鑫钢铁集团详细的债务情况将正式向债权人公开。

10年炒股赚42亿:山西前首富的传奇过往

山西海鑫钢铁集团曾是山西省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李氏家族的故事在山西可谓是家喻户晓。

在总人口仅6万人的闻喜县东镇,几乎80%的人靠海鑫系公司“吃饭”,其中约有1万人在海鑫工作,以至于当地有说法称“海鑫打个喷嚏,闻喜都得感冒”。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