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山西最年轻首富破产,李兆会接班这11年

车晓 车智汇2 评论

17日消息,山西省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近日正式裁定受理海鑫钢铁集团4家债权人对海鑫集团的重整申请。子承父业的第11个年头,山西海鑫钢铁集团在李兆会这位80后亿万富翁手里迎来了破产重整的命运。其实,这家中国第二大民营钢企,早在今年3月份就传出了破产

17日消息,山西省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近日正式裁定受理海鑫钢铁集团4家债权人对海鑫集团的重整申请。子承父业的第11个年头,山西海鑫钢铁集团在李兆会这位80后亿万富翁手里迎来了破产重整的命运。其实,这家中国第二大民营钢企,早在今年3月份就传出了“破产危情”。一个富二代接班的11年,也是家族实业盛极而衰的11年,这个昔日的山西豪门还有机会卷土重来吗?11年,对一个年轻人来讲意味着什么?两年前《中国企业家》杂志就对李兆会接班做了详细的调查,看接班11年间,李兆会都做了些什么?

中国企业家微信ID:iceo-com-cn

十一年,对一个年轻人来讲意味着什么?

33岁的山西海鑫集团董事长李兆会的答案无疑会百味杂陈。从他形象的变化可窥一般:十年前的李兆会留一头长发,朋克范儿十足;现在,则皮肤黝黑,板寸头,经常表情严肃。

自2003年因父亲李海仓被枪杀身亡而意外接手海鑫集团,李兆会就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他似乎没有对父亲的钢铁生意表现出特别的兴趣。十年来,在维持钢铁家业的同时,他转身来到北京做起了投资客。

尽管多年低调,2012年李兆会还是不可避免地成为外界、尤其是娱乐界津津乐道的对象,一是结婚两年便与演员车晓离婚,二是违规套现山西证券股份。两大事件将这位曾经最年轻的胡润榜富豪再次推向公众视野和风口浪尖。

接班十一年,李兆会都做了些什么?他有没有重振父辈的荣光,将企业发展到新的高度?他成了什么样的人?还有一系列问题可以追问。

本刊曾在十年前做过报道《海鑫卅日:一个企业的继承》,真实而完整地展现了李兆会在李海仓遇害后的接班故事。如今,我们重新追问海鑫,试图还原十一年间一个企业继承人的成长史。从22岁仓促接班,到站稳脚跟、重掌大权,入股民生银行进军资本市场,海鑫钢铁和其“富二代”掌门人李兆会的故事跌宕起伏。

随着调查的深入,我们逐渐发现了一个不为外界所熟知的海鑫和李兆会。

【独家】山西最年轻首富破产,李兆会接班这11年

“空巢”海鑫

车行驶在山西运城机场高速上,沿途都是低矮的村庄和大片田野。薄暮中,唯一显眼的是海鑫集团大厦,周围的一大片工厂仍然在夜色中吞吐着浓烟。这是海鑫集团在2003年遭遇其创始人李海仓枪杀案件后的新办公大楼,十年来一直在此。

海鑫坐落的川口村,用“野草、荒烟”形容恰如其分。海鑫所处地方之偏僻,正是其发展壮大的主要阻力。“山西最大的民营企业”海鑫25年来并未改变这个村庄的面貌,甚至从川口村通往大路的小道还是布满了泥土和深深浅浅的杂草,农村常见的拖拉机和摩托车不时呼啸而过,掀起一片尘土。

尽管只有一墙之隔,川口村的村民和村委会主任提起海鑫一脸漠然,“我们这几年基本没与海鑫打过交道。”十年来,这家企业深居山西腹地,自李兆会接班以来几乎从未接受过任何采访。就连当地政府官员都很难见上李兆会一面,“我们县长曾经想拜访李兆会,最后都没有成行。李兆会自从接手海鑫以来每年露面的次数屈指可数。”闻喜县委宣传部一位官员告诉本刊记者。

所有人都找不到李兆会。记者遇见一名专门做催债生意的当地人,他记不清有多少人指名道姓要找李兆会了,甚至有人放话要悬赏100万元寻找李兆会,重奖之下却没有出现勇夫。据悉,李兆会有专属的私人飞机,每次来闻喜县都将飞机降落在运城的机场,因此很难知道他的行踪。

“李兆会这几年来基本就是挂个名,他的兴趣根本不在钢铁上。”采访中,不止一位海鑫员工向记者表示。最初,得益于爷爷李春元的支持和李海仓生前对企业的绸缪,李兆会接手海鑫钢铁第一年,海鑫完成总产值70亿元,实现利税12亿元,成为海鑫发展最迅速、最好的一年。

其后,李兆会专心解决“夺权”问题。海鑫内部人士透露,在爷爷李春元的支持下,李兆会先是将创业元老、海鑫集团副董事长兼党委书记辛存海调离权力核心,之后,李兆会的五叔李天虎被巧妙地“赶走”,代价是海鑫钢铁旗下的一家水泥厂归其所有。最后,李兆会将自小与其亲近的六叔李文杰带进海鑫,随后几年一直担任海鑫集团总裁,成为李兆会的心腹。

2009年,当海鑫深陷金融危机遭遇停产时,李文杰还对外放出豪言,“三年内要做到营收超300亿”。但三年过去了,李文杰却悄然离开了闻喜县,去汉中发展矿产和房地产生意,当年的口号已无人提起。

据本刊记者调查,海鑫现任总裁为原来分管生产的常务副总裁陈金发,非李氏家族的成员。之前,李兆会的妹妹李兆霞也常年呆在海鑫,负责海鑫的财务工作,但春节以后也发生了变化。“原来集团进出的财务都是由李兆霞掌控,没有她的签字批不了钱,但过完春节后这一规定取消了,李兆霞现在常年在上海。”海鑫集团一名员工表示。

随着海鑫集团的核心管理层李文杰、李兆霞相继撤离,李兆会又以北京为主要据点,曾经盛极一时的海鑫集团在闻喜的总部实际上已经变成了一个“空巢”。

“中层领导都是李氏家族的外戚把持,李兆会又常年不在海鑫,对企业的掌控力非常小。”该员工透露,海鑫最大的问题在于“群龙无首”,又没有制度保证,所以腐败丛生。

“海鑫这十年来的发展,一直是比较痛苦的。”上述闻喜县委宣传部官员告诉记者,“现在企业最大的困难是凝聚力出了问题,处于阵痛期。”

闻喜县一个中式四合院,曾是李兆会爷爷李春元的住所,现在已经人去楼空,门前的庭院落满了灰尘,门口的春联也只剩下了一半。邻居表示,李春元离开闻喜去了太原。

这位已经80岁的老人当年力排众议极力主导了李兆会的继承,并力劝李天虎离开海鑫,为的是保证这个家族企业继承权的完整和内部利益的平衡,而如今换回的却是分崩离析。

富二代的“逃离”

与海鑫“空巢”相对应的,是李兆会及李兆霞兄妹二人在资本市场上的频频逗留。“钢铁行业波动大,利润微薄,应该是李兆会对其不感兴趣的主要原因。”一位北京券商钢铁行业研究员告诉本刊记者。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