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倒置现象不应过度发展

车晓 车晓 评论

本报评论员张立伟 正在进行的快男预选赛中,涌现出一些男扮女装的“伪娘”选手,尤以刘著引人注目。此前,在同样由湖南电视台举办的超女比赛中,也出现了春哥(李宇春)、曾哥(曾轶可)等女人男性化现象,而且拥趸者众。现在,这种性别倒置的现象越发明显

  本报评论员张立伟

  正在进行的快男预选赛中,涌现出一些男扮女装的“伪娘”选手,尤以刘著引人注目。此前,在同样由湖南电视台举办的超女比赛中,也出现了春哥(李宇春)、曾哥(曾轶可)等女人男性化现象,而且拥趸者众。现在,这种性别倒置的现象越发明显,尤其是男人女性化趋势,比如此前在好男儿、快男等赛事中,几乎都是花样男孩,影视节目中的男性主持人与影星也有一些人偏娘娘腔。

推荐阅读

杨文俊卸任蒙牛总裁职务 中粮地产孙伊萍接任

房地产库存超5万亿

  性别倒置是中国近年来审丑文化的一部分,即颠覆主流美感的标准,以怪异反常吸引人。这股潮流源于芙蓉姐姐,她以形象自残的方式成功重构了虚假主流文化被抛弃后的世界,从此审丑盛行,以至于蔓延到拿性别做赌注。这是一种价值观虚无的产物。互联网的传播力量、电视商业化的驱动以及主流文化的萧条为这种价值观的混乱无序推波助澜,提供了沃土。

  本质上,审丑文化就是草根文化。与电视时代被动接受主流文化不同,“我的地盘我做主”的网络时代成就了庶民的狂欢。虚假而且缺乏艺术感染的主流文化被年轻一代唾弃,但又没有产生颠覆性的艺术成就,于是,大众自娱自乐的时代来临。此外,在这个浮躁的年代,一些中国人倾向于聚集倾诉寻求存在感与安全感,而不是追逐基于独立个体的内向活动,比如健身、旅游、创作等。互联网这种最便宜的个人娱乐工具,让草根文化填补了“去主流文化”后的空白,满足了人们参与娱乐与消费自己的个体存在感。

  现在,具有群众基础的草根文化强大到了影响主流文化的地步,从而让商业化的影视主流媒体也追逐草根风潮,博取收视率或上座率,整个流行文化有时陷入媚俗猥琐的怪圈,比如网民胡戈开启了中国影视的解构与戏说风潮,一些小品大量引用互联网语言。甚至有些地方政府也不能免俗,比如现在一些地方政府争夺西门庆故里寻求扩大影响力,还有政府打出"宜春:一个叫春的城市"这样的恶俗广告等。金钱至上的功利主义无疑为一些丧失是非道德的审丑文化插上了翅膀,渗透到了中国人生活的各个角落,以"娱乐至死"的名义掩盖背后的利益冲动。

  草根时代的自娱自乐是针对主流文化的一种姿态,它向所谓的文化精英与艺术贩子们表明大众有选择自由。审丑文化的兴起,实际上也是一种“伪拥护”,因为其中毕竟不存在艺术价值,仅仅是娱乐消遣,毫无生命力可言。

  审丑文化中的性别倒置现象也是整个社会的缩影,确实存在着阴盛阳衰的现实。在一个独生子女与应试教育的社会,一些男孩娇生惯养,被迫服从大人的应试之路,缺乏阳刚之气。而且当前中国的流行文化部分被日本、台湾地区的阴柔色彩所影响,从早期的《流星花园》到日本“萌”文化,从台湾艺人到郭敬明,无不流露出一种精致的阴柔的男性审美,缺乏欧美那种爱好运动与比赛、喜欢科学与探索的粗犷进取的男孩特征。一些男性不再以承担责任与捍卫正义为追求,而以精致的打扮、忧郁的面孔以及嗲气的语言为时尚。今年初,中国著名教育专家孙云晓出版了《拯救男孩》一书,他列举了大量事实和数据,以证明“男孩已到了悬崖边”。这种脆弱与阴柔的男性代表了一种阉割文化,是现代文明病与犬儒主义的混合体,以至于以“纯爷们”强调性别在中国成为一种潮流。

  显然,日复一日的低俗娱乐很容易打发精神的虚空,但会让整个民族逐渐流失精气神,而失去灵魂是文明的最大危机。如果一个社会的年轻人沉浸于媚俗寻乐,男孩脆弱如竹,那么未来在何处?年轻人应该捍卫公正、公平,勇于承担责任,坚守专业主义,强健体魄,这个国家才有希望。

  一百多年前,梁启超在《少年中国说》中曾表白,“故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今日看来,梁公所言应该为我们重温。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