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鑫钢铁负债率超100% 旗下5家公司提请破产重整

车晓 车晓 评论

作为山西省最大民营钢铁企业,自3月18日全面停产以来,山西海鑫钢铁集团(以下简称海鑫钢铁)的6座炼钢高炉,复产已遥遥无期。《每日经济新闻(微博)》记者日前获悉,11月12日(上周三),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连发5份公告,“海鑫系”5家企业的破产 相关公司

  作为山西省最大民营钢铁企业,自3月18日全面停产以来,山西海鑫钢铁集团(以下简称海鑫钢铁)的6座炼钢高炉,复产已遥遥无期。《每日经济新闻(微博)》记者日前获悉,11月12日(上周三),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连发5份公告,“海鑫系”5家企业的破产

相关公司股票走势

海鑫钢铁负债率超100% 旗下5家公司提请破产重整

重整,正式进入法律程序。

  一位海鑫钢铁的内部人士透露,在4家提起重整申请的债权人中,作为海鑫钢铁的“自家人”,上海海博鑫惠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海博鑫惠)赫然在列。

  此前,受行业产能过剩、市场不景气、金融部门抽贷以及内部管理等因素影响,海鑫钢铁自2013年底开始资金吃紧,并于今年3月18日全面停产。今年下半年,海鑫钢铁的4家债权人分别向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对海鑫钢铁等5家公司的重整申请。

  运城中院的人士在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因刚进入破产重整,海鑫债务规模尚不明朗,还需债权人尽快进行债务申报。

  新华社的报道则称:据公开资料显示,海鑫钢铁现有的负债率超过100%。

  对于海鑫钢铁今后的出路,海鑫钢铁一内部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目前尚未找到接手方,但集团董事长李兆会,已回到闻喜县处理相关事宜。值得注意的是,一位重整清算组的人士称,海鑫钢铁尚未正式宣布破产,目前处于债务清算阶段,这将更有利于在重整中寻求生路。

  不过,有行业人士表示,海鑫钢铁的症结在于债务沉重,而目前钢市前景未明,海鑫钢铁因设备老化及产品单一,即便正式宣布破产,其他企业主动来接盘的可能性偏小。

  海鑫“自家人”提重整申请/

  11月12日下午,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的5张公告贴到海鑫大厦门口。此时,据海鑫钢铁全面停产,差5天到8个月。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这5份公告的裁定内容,主要提及4家债权人对 “海鑫系”5家公司的重整申请。

  债权人之一,与海鑫钢铁同处闻喜县的山西闻喜银光镁业 (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银光镁业),对“海鑫系”两家公司提出重整申请,分别为海鑫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鑫实业)与海鑫国际线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际线材)。

  一位银光镁业的人士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海鑫欠公司1亿元已有一年时间,重整申请自9月份即已递交,“同在闻喜(县),我们更了解情况”。

  不过,相比于银光镁业,在提出申请的4个债券人中,出现了海鑫钢铁“自家人”的身影。海鑫钢铁一位中层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对海鑫钢铁提出的重整申请的,是李兆霞实际控制的海博鑫惠。

  据了解,李兆霞为海鑫钢铁董事长李兆会的妹妹。

  值得注意的是,曾被海鑫实业控股的海博鑫惠,如今已是独立公司,在海鑫实业走下坡路时,海博鑫惠的资产上升至近百亿元。据辽宁成大(600739,SH)相关公告显示,海博鑫惠2012年末总资产已经达94.93亿元,已接近海鑫实业2009年末的总资产水平。

  早在2010年底,海鑫钢铁在李兆霞的主导下进行了一次强力改革,裁掉了1000多名干部,将员工的工资平均提高了20%以上。与此同时,作为改革的另一大举措,即是将原料采购与成品销售业务,从海鑫实业剥离,放到主做贸易的海博鑫惠旗下。

  不过,在海鑫钢铁停产之时,海博鑫惠和海鑫实业只有业务上往来,无股权上的瓜葛,海博鑫惠的股权结构变成了由李兆霞等三个自然人共同持有。

  2014年3月,几乎在海鑫钢铁全面停产同时,注册地在上海的海博鑫惠,已同海鑫实业一起被债权人告上法庭,并申请财产保全。而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早在今年6月份,曾为闻喜县带来过半财政收入的海鑫钢铁,向地方政府递交了破产重组预案。

  目前,由运城中院派驻的重整清算组已进入“海鑫系”5家公司,并作为实际管理人展开工作。

  债务规模或已超百亿/

  此前,海鑫钢铁至少4次传出将复产。不过,负债累累的海鑫钢铁,因无钱购进矿石,今年3月18日之后,炼钢炉早已没了热度。

  对于海鑫钢铁的债务问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前往闻喜县进行调查,但包括公司、银行、政府在内的多位人士,均未能提供准确数据。

  而据《经济观察报(微博)》相关报道,海鑫钢铁通过11家金融机构,使用了近100亿元规模的授信额度,绝大部分有抵押担保。

  这些金融机构包括民生银行、光大银行、华夏银行、浦发银行、建设银行、招商银行、中国银行、工商银行等。他们为海鑫钢铁集团提供了授信贷款、承兑汇票、信用证等资金需求。

  不过,一位海鑫钢铁债权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海鑫在使用银行的资金同时,绝大部分都有抵押担保。

  值得注意的是,李兆会除了使用海鑫钢铁设备、资产、房产、股权等作为抵押担保物之外,还引入了不少第三方公司作为担保。

  公开报道显示,为海鑫钢铁提供过抵押担保的公司,包括美锦集团、银光镁业等山西省内外的公司。

  根据民生银行2014年3月份作出的官方回应,海鑫钢铁在民生银行授信敞口19.5亿元,全部是抵押担保贷款。

  而在海鑫钢铁出事后,感到焦虑的不仅有银行,相关担保方也陷入被动,如美锦集团就因为海鑫钢铁提供担保,所持有的美锦能源(000723,SZ)股权遭到冻结。

  对于海鑫钢铁的真实负债,新华社引用公开数据称,海鑫钢铁现有负债及对外担保数字约为104.59亿元,而整个集团的账面资产仅100.68亿元,这意味着其负债率超过100%。

  事实上,作为资金密集型行业,因2014年初一笔30亿元的逾期贷款未能及时归还,“潘多拉的盒子”悄然揭开,海鑫钢铁的6座高炉,于3月18日全部熄火。

  早在3月21日,闻喜县银监办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证实,海鑫方面确实存在贷款违约,主要是上海那边出了问题。

  此后,史玉柱发表的微博显示,海鑫钢铁目前的困境主要在于“银行抽贷40亿,导致其流动性出问题;15%贷款利息,导致其负担较重”。

  海鑫钢铁曾贡献闻喜县过半的财政收入,但在遭遇困境后,当地政府曾对其提供援助,但最终难挽其颓势,2011年底,海鑫钢铁甚至欠缴当地税金1.19亿元。11月17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与包括闻喜县政府、银监局、运城中院、海鑫钢铁在内的多位人士联系,询问海鑫负债确切数字,但各方均未能作答。

  记者以债权人身份与清算组联系时,一位负责人称,“不知道有多少(债权)人,多少债务,我们也不清楚,如果债务申报早些结束,改制也能加快。”

  重整需巨额现金注入/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