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鑫集团8个月剧变:从民营企业500强到停产待救

车晓 车银优2 评论

去年8月份,"2013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名单公布,运城海鑫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海鑫集团)以2012年年营收总额165.5亿元位列总排名第184位的成绩,成为山西省惟一入列前200强的民营企业。 但是8个月之后的今天,海鑫集团已经陷入了绝对的困顿:企业全线停产

  去年8月份,"2013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名单公布,运城海鑫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海鑫集团)以2012年年营收总额165.5亿元位列总排名第184位的成绩,成为山西省惟一入列前200强的民营企业。

  但是8个月之后的今天,海鑫集团已经陷入了绝对的困顿:企业全线停产达两个月;员工工资只发到去年12月份;原料库存基本为零;陆续离职的职工超过2000余人;各类欠款、贷款据称已逾百亿元;大小债主不断登门……如今,昔日人声鼎沸、钢水映天的厂区一派灰寂,曾经车水马龙的办公大楼前,只有几名蓝衣保安百无聊赖地执勤。

  海鑫集团,曾经是运城市的骄傲,一列曾运行于太原和运城之间的快速列车还专门设站在海鑫集团所在地闻喜县东镇停靠,但是如今,海鑫集团却成为了摆在运城市政府面前的一道难题:救与不救?如何拯救?巨额的启动资金如何筹措?短暂的输血疗法又能否激活一个已经失血多年的濒危钢铁巨人?

  4月16日下午,由运城市常务副市长王殿民、副市长常建忠带领市经信委、金融办、人行、银监局、市中院等职能部门和驻运金融机构负责人前往海鑫集团现场办公,"为闻喜鼓劲、为海鑫助力"。此后由运城市经信委牵头的工作小组开始常驻集团,寻求和协调各方资源与力量,希望找到一条对于海鑫危机的化解之路。

  颓势早显

  地方政府的强力介入曾让集团内部传出消息:复产所需的13.27亿元资金有望筹集到70%,企业将在6月上旬复产,这已经是一个一推再推的日子。"但现在厂子里没有一粒原料库存,高炉复产起码得预热半个月,现在没有一点动静。"一名集团员工对记者说。

  "要想复产,起码得20亿元左右的资金",一名公司内部人员透露,"但海鑫集团目前最缺的就是资金"。

  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海鑫集团的倒掉,但是海鑫集团能否回血复活,前景一片迷惘。

  事实上,海鑫集团的颓势早已显现,但是没有人料到它会倒得如此迅疾。

  早从2006年开始,海鑫集团便多次被国家环保部、山西省环保厅等部门通报批评或督办整改违规项目。2007年3月,国家环保总局通报海鑫集团200万吨钢铁系列项目存在违规未批先建问题,指出该企业未经环评,3座630立方米高炉已经建成,责令项目立即停止建设,依法补办相关环保手续。

  这一信号,让一些敏感的业内人士嗅到了海鑫集团的异动。其时,山西省一名与海鑫集团有着长期接触的政府人员说,如果按照已故董事长李海仓的发展思路,海鑫集团绝不会投建三座产能明显落后的小高炉,而是会集中精力投建一座规模绝对现代化的大高炉,海鑫集团之所以能够快速成长,就在于它的超前发展,永远保持各方面的行业领先。在他看来,海鑫集团的决策层已经出现了问题。

  不仅如此,在当时钢铁市场一路向好的情况下,2006年海鑫集团的盈利能力与上一年度相比却开始大幅下降。据统计,该年度上半年,海鑫集团的利润总额位于山西全省第五的位置,为4.48千万元,比上一年度减少了85.33%。

  根据当时的一项全国钢铁企业生产技术经济指标调查显示,2007年左右的海鑫集团只在炼焦生产中表现较为突出,但是在综合电耗、焦化工序能耗、冶金焦含硫等技术经济指标方面都比较落后。调查分析指出:目前,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该企业会在环保、节能方面采取改进措施。

  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而此时的海鑫集团,在新任董事长李兆会的掌控下早已开始了重心转移。海鑫集团在与其钢铁主业中乏善可陈的表现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之前从未涉足资本市场的展现,开始获得外界关注。

  冰火两重

  事实上,在原董事长李海仓遇害前,海鑫集团已经开始了涉足金融资本领域的布局和尝试。

  2002年4月,中国万向控股有限公司、泛海控股、海鑫集团、江西汇仁集团、东方希望集团有限公司和四川新希望农业股份有限公司等民营企业共同发起成立民生人寿保险公司。与此同时,民生银行在上世纪90年代组建时,有59家企业参与发起,其中之一的海鑫集团持股300万股,占0.21%,李海仓曾担任银行董事。

  2003年1月22日,李海仓在办公室遇害。2月18日,海鑫集团在北京召开临时董事会,任命时年22岁的李海仓长子李兆会为集团新董事长。2004年,李兆会在北京成立和嘉投资、惠宇投资两个投资平台,在上海成立海博鑫惠贸易公司。当年11月,海鑫集团旗下的山西海鑫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以5.9亿元的价格,受让中色股份所持民生银行1.6亿股,成为民生银行的第十大股东。在民生银行完成股改后,海鑫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共持有其1.8亿股,一度名列十大流通股股东第二位。同一周,又通过旗下的海博鑫惠,从黑龙江富华集团手中以5797万元买进万向德农21.5%,从而成为该公司第二大股东。

  2006年,海鑫集团将所持的万向德农股份以6587.50万元的价格转给万向三农,从中获益790.5万元。2007,海鑫集团在牛市高点,抛售手中民生银行近1亿股,套现超过10亿元。同样是这一年,海鑫集团以11.8亿元的价格拍得原南方证券持有银华基金21%的股权,并先后买进中国铝业、益民商业、华电国际、兴业银行等多只股票。2008年,海鑫集团增持民生人寿股份至43%。

  在资本市场的风生水起,令外界对海鑫集团的这名年轻掌门人颇为赞叹。在2007、2008年连续两年,李兆会跻身胡润百富榜,成为山西最年轻的首富,但是从2008年开始,海鑫集团的境况开始每况愈下。虽然在2009年,李兆会家族被"新财富500富人榜"评为第39位,财富总额高达70亿元,但其中很大部分得益于民生银行股票市值的大幅增加,其主业海鑫钢铁已经陷入半停产状态。

  2012年,海鑫集团员工遭遇了5个多月不发工资的境况,这一年的清明节,李兆会破例没有给自己的父亲扫墓。2013年,海鑫集团已步入严重亏损状态,每吨钢的利润空间仅为100元左右。年底,运城市银监局发布一份调查报告,其中多次提及海鑫集团,称其"贷款数额巨大、在多家机构均有贷款",提示信贷风险不容乐观。

  今年3月13日,中国光大银行上海外高桥保税区支行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信息显示上海海博鑫惠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山西海鑫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山西海鑫国际线材有限公司、美锦集团,李兆会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有消息指出,海鑫集团存在银行贷款违约,金额或超30亿元之巨。

  "山西最年轻富豪"的光影再无法依托一个被抽吸多年、早已奄奄一息的钢铁企业持续供电,光华顿失处一个久已千疮百孔的十里钢城骤然呈现。海鑫集团被刻意保持了10年的低调在这一刻遭到了最为激烈和集中的关注,而它这一次展现出的,却是建厂27年来最为绝望的一次表情。

  人心离散

  当然,更加绝望的是海鑫集团近万名员工。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