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特稿:海鑫少帅劫

车晓 车晓2 评论

【《商界》 记者/覃澈】 场突如其来的大雨,竟是如此让人猝不及防。 2014年4月,山西省闻喜县,海鑫钢铁集团。锈迹斑斑的铁门、紧锁的车间,以及高耸如云却又不再冒烟的烟囱,让这个偌大的厂区分外落寞。倒是大门前一群围坐在四周,意欲堵住海鑫高管追讨债

商界特稿:海鑫少帅劫

【《商界》 记者/覃澈】

场突如其来的大雨,竟是如此让人猝不及防。

2014年4月,山西省闻喜县,海鑫钢铁集团。锈迹斑斑的铁门、紧锁的车间,以及高耸如云却又不再冒烟的烟囱,让这个偌大的厂区分外落寞。倒是大门前一群围坐在四周,意欲堵住海鑫高管追讨债务的合作商,在萧杀的气氛中,为这个昔日的“中国钢铁第一民企”带来几丝别样的“生气”。

曾几何时,这里车水马龙,人流如织。在那个“百里之内,振聋发聩”的年代,前海鑫董事长李海仓曾信心十足地宣称“要打造中国最大的钢铁民企”。一时间,海鑫风云聚会。

然而,一切辉煌如今烟消云散。企业停产、银行催债、员工讨薪……种种闹剧让海鑫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这个曾经的钢铁巨鳄究竟怎么了?

被枪杀的钢铁大王

一记枪声拉开了海鑫钢铁混乱的序幕。

2003年1月,跟平常一样在公司处理事务的海鑫钢铁集团前董事长李海仓,在送走了几批远道而来的客人后,被同乡冯引亮堵在自己的办公室内。

很快,凄厉的枪声响起。

当公司员工闻声冲进房间后,发现李海仓已躺在办公桌后的血泊当中,断气多时。而冯引亮当场自杀身亡,倒在了距离李海仓不足10米的位置。

谁也不知道两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个消息传出后,钢铁业内的同行们除了震惊和惋惜外,更多的则是“海鑫怎么办?”

作为在山西乃至全国钢铁业都赫赫有名的海鑫集团,在业界的地位举足轻重。

1987年,42岁的李海仓集资40万元,在老家山西运城闻喜县建起了第一个合股经营的洗煤焦化厂。此后,他几乎是以一年办一个新厂的速度,迅速在黄土地上创立了海鑫钢铁有限公司、海鑫投资有限公司和海鑫轧钢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并在1992年成立了总资产达30亿元的大型民营企业集团——山西海鑫钢铁集团有限公司。

那是一段怎样激情燃烧的岁月?

在创建海鑫钢铁集团后,李海仓并不满足于仅在生铁领域获得的成功。通过不断引资扩产,他于1996年将公司成功打造为具有炼钢、轧钢等多样技术的大型企业,并通过与其他企业合作的方式在钢铁领域得到了快速发展。

2001年,海鑫集团总资产在14年时间翻了13番,利税增长5000倍;2002年,海鑫集团资产总额达到40亿元,成为山西省第二大钢铁企业,也是山西省规模最大的民营企业。李海仓更是因为经营有方,被业界称为“山西钢铁大王”。

而对于闻喜县来说,海鑫从诞生以来就是县城最大的经济支柱,不但解决了近万人的就业问题,还贡献了当地超过一半以上的财政收入。尤其是在海鑫所在的东镇,全镇约6万人口中有80%的人要靠海鑫吃饭。一些当地人称:海鑫打个喷嚏,整个闻喜都感冒。

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就在公司创立十年之际,钢铁大王李海仓却被枪杀。他的猝然去世,不但给海鑫的前途打上了一个巨大的问号,还让李家内部暗流涌动。

李家大家长、李海仓父亲李春元召开了三次家族会议,商讨遗产继承权和新任董事长人选问题。由于海鑫集团是由李海仓以一己之力创办而成,其所持有的90%多的股份,在没有任何争议的情况下,绝大部分给了长子李兆会。然而,在新任董事长的人选问题上,李家内部却产生了极大的分歧。

李兆会的五叔李天虎原本是最热门的董事长候选人。他在海鑫集团总经理的位置上已经干了八年,无论是经验、能力和人脉资源,都是董事长的不二人选,但这一提议却被李春元否决。随后有人建议由李兆会六叔李天杰做董事长,李天虎继续担任总经理,但还是没能通过李春元这一关。

最终,李春元力排众议,拍板决定由李兆会担任董事长,李家众人一片愕然。尽管子承父业符合情理,但年轻的李兆会毕竟从未涉足过企业管理,加上对钢铁行业一无所知,谁都不敢保证他会把集团带往何处。

杯酒释兵权

面对突如其来的一切,就连李兆会自己都没有信心。在接受外界采访时,他曾坦言不想当董事长,因为没有这个能力,甚至还吐露了“先做两年,实在不行就交给叔叔们管理”的想法。然而,在这个以家族成员为核心的企业当中,大家长李春元的话具有无上权力,不容任何人违背。

2003年2月,在父亲遇害后的第28天,22岁的李兆会匆匆结束了在澳洲的企业管理学业,紧急飞回山西,在懵懂中接过了海鑫钢铁的大权,正式担任董事长。

为了让李兆会能快速上手,李家特地为他打造了一套保驾班子:五叔李天虎担任总经理,六叔李天杰担任常务副总经理,负责内部事务;曾和李海仓一起打天下的辛存海担任常务副董事长,负责日常工作;其余10名“托孤”元老分别担任各部门要职,全心辅佐“少主”。

这一部署对于李兆会的接班,可谓万无一失。但李兆会很快发现,自己完全是一个傀儡——很多重要决定貌似需要由他来拍板,但实则都必须经过李天虎和辛存海的最终审核。

这种“傀儡”的滋味并不好受。李兆会多年留学海外,在思维上和土生土长的长辈有着巨大的分歧,但碍于辈分和资历,往往只能做出让步。而更令他无奈地是,恃才傲物的李天虎也没把侄儿放在眼里,在出席各种活动中都表露出对李兆会当权的不满。

双方矛盾一触即发。

2003年2月,在两位叔叔的陪同下,李兆会飞赴香港拜访父亲生前的生意伙伴和机构投资者。让他感到不快的是,尽管自己挂着董事长的头衔,对方却将两位叔叔当做主宾热情款待,而把他当成一个小毛头不闻不问。

本应是自己唱主角的戏码,无形中却变成了叔叔们的陪同。

在家族中从小被宠大的李兆会,感到自尊心受到了伤害,进而下定了“夺权”的决心。回到闻喜后,李兆会利用了李天虎和其他高管之间的矛盾,将辛存海、李天杰等人拉拢到自己阵营当中,刻意孤立李天虎。

据传,在2003年的一次会议上,李天虎和辛存海因为一个分歧而相互叫板。李天虎激动之下甚至脱了鞋往桌上拍。李兆会抓住这次机会借题发挥,以“不顾大局”为由撤离了李天虎的总经理职务,并以“离家出走”要挟家族,迫使心疼孙子的李春元最终点了头。

为了避免外界的非议,将李天虎扫地出门后,李兆会将集团属下海鑫水泥厂划拨至其名下。海鑫水泥厂成了独立于海鑫集团之外的法人,李天虎在海鑫集团的股份也全部撤出。而对于辛存海这个非“李”姓的族外人,李兆会则在承诺每年300万元的分红后,将其调往海鑫集团驻太原办事处,使其淡出公司总部权力中心。

清除父亲的两位旧部后,李兆会真正掌控了海鑫集团,不仅自己身兼董事长和总经理两职,还将年龄相仿、同在澳洲留学的六叔李天杰设为自己亲近的帮手。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