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鑫钢铁债务: 33家金融机构深陷 总债务过百亿

车晓 车智汇2 评论

十年前,一个年仅21岁名叫李兆会的年轻人从他被枪杀的父亲手中接过了这个当时中国最大的民营钢厂。然后,他与小他3岁的妹妹李兆霞在海鑫钢铁的平台上,开始编织复杂而神秘的资本运作体系。他们以海鑫钢铁集团为基础,打造了令人眼花缭乱的“海鑫系”。 现

十年前,一个年仅21岁名叫李兆会的年轻人从他被枪杀的父亲手中接过了这个当时中国最大的民营钢厂。然后,他与小他3岁的妹妹李兆霞在海鑫钢铁的平台上,开始编织复杂而神秘的资本运作体系。他们以海鑫钢铁集团为基础,打造了令人眼花缭乱的“海鑫系”。

现在,这家经历了家族变故、资本腾挪等离奇故事的山西省第一大民营钢铁公司,在2014年宏观政策转向的背景下走到了资金的悬崖边上,拖着一个几被掏空的躯壳来到了最危险的境地。

上周,海鑫钢铁集团所在地山西闻喜县,汇集了各色人等,绝大部分是他们的债权人。其中一位对经济观察报说,有33家金融机构和若干第三方担保公司,债务规模远不止30亿,而是超过了100亿。近期,当地政府将会再次召开债权人大会,商讨这场危机的应对之策。

这是一个中国80后富二代与实业家父辈之间关于继承和裂变的家族故事,亦是一个中国金融与实业互相利用、纠结冲突的行业样本。

33家金融机构深陷债局

海鑫钢铁集团究竟欠了多少债?

经济观察报获得的信息显示,海鑫钢铁的债务规模肯定不止30亿,而是一个要比这大得多的规模。

据一位来自被确信为海鑫钢铁债权公司的知情人士透露,此次海鑫钢铁债务危机,共涉及包括银行在内的33家金融机构,以及若干为其提供担保的第三方公司。其中,不少银行在最近三年间仍然在增加对海鑫钢铁的授信和贷款额度。3月26日,该人士对经济观察报称,海鑫钢铁此番涉及的债务总规模超过了100亿。

就在上周,有三路人马去了海鑫钢铁所在地山西闻喜县,分别为工商银行、德龙钢铁和敬业钢铁。银行是为了讨债,剩下的两家钢厂则是为了谈托管和收购。据悉,海鑫钢铁欠德龙钢铁的债务规模大约为10亿,目前尚不清楚这笔债务是如何产生的,德龙钢铁人士拒绝对经济观察报解释这笔债务的详情。

一位去海鑫钢铁集团内部看过的债权人对经济观察报说,作为融资抵押物的一些设备,其实都已经不具备太多价值。而目前,海鑫钢铁绝大部分生产设备都已经陷入停产状态。同时一些作为第三方担保的公司,由于与李兆会各子公司交错混乱的股权和业务关系,也变得极为复杂。

海鑫钢铁集团是一家充满了离奇故事的钢铁公司。公司从1987年以炼焦起步,此后逐步转为一家以钢铁为主业的多元化公司,目前具备600万吨粗钢产能规模,是山西省第一大民营钢铁企业。公司创始人李海仓曾担任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当时被称为“山西钢铁大王”。

2003年1月,李海仓因私人矛盾被枪杀于自己在公司的办公室内。当时其子李兆会正在澳洲学习金融,家族突遭变故,李兆会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断学回国,接管了海鑫钢铁。

李兆会现年33岁,2003年肄业于澳大利亚蒙纳什大学。其妹李兆霞为海鑫钢铁集团常务副总,主管财务,比李兆会小三岁,现年30岁,2005年毕业于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最初任海鑫钢铁集团董事长助理,此后先后任财务总监、集团常务副总经理。

但富二代李兆会并不想从事钢铁行业。一位钢铁行业人士说,“同很多来自钢厂的富二代一样,李兆会根本对钢铁行业就不感兴趣,而且他确实也不懂钢铁。”从2003年无奈子承父业之后,李兆会不断将海鑫的投资领域扩展到银行、能源、房地产、儿童教育产业等领域。

此外,李兆会还以自然人身份,参与多项其他投资业务。2003年至2013年的十年时间里,李兆会以海鑫钢铁为平台打造了一个令人眼花缭乱的“海鑫系”。

而在李兆会一手打造的“海鑫系”中,除了北京惠宇投资有限公司、北京嘉和投资有限公司等纯粹的资本运作平台外,其余的子公司均与钢铁、焦煤、矿石、贸易有关。而这些领域都需要大规模的资金。

知情人士称,早在两年前,海鑫钢铁集团就通过11家金融机构使用了近100亿规模的授信额度。这些资金授信或为贷款、或为贸易信用证。这些金融机构包括民生银行、光大银行、华夏银行、浦发银行、建设银行、招商银行、中国银行、工商银行等。他们为海鑫钢铁集团提供了授信贷款、承兑汇票、信用证等资金需求。

不过,海鑫钢铁在使用上述银行的资金同时,绝大部分都有抵押担保。李兆会除了使用海鑫钢铁设备、资产、房产、股权等作为抵押担保物之外,还引入了不少第三方公司作为担保。经济观察报获悉,为海鑫钢铁提供过抵押担保的公司,包括美锦集团、银光镁业等山西省内外的公司。

山西美锦能源集团业务涉及焦煤、钢铁、铁路和公路运输等诸多领域,其下属子公司为山西美锦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为深交所上市公司。美锦集团的董事长为姚锦龙,1974年生,被当地称为“富三代”,曾在美国留学。他与李兆会曾占据了山西富豪榜的前两位。

据了解,山西省政府已经组成了一个海鑫钢铁债务处理小组,上周他们曾经开过一次会议。在此次会议上,一位山西省政府高层表态称,山西省政府不希望山西省接二连三地出现民营企业陷入困境的局面,因为此前已经有了邢利斌案。邢利斌,原为山西联盛能源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2014年3月12日上午邢利斌被警方从太原武宿机场带走,接受调查。

德龙钢铁有关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说,山西省政府更希望海鑫钢铁的债权人能够出面托管这家企业,以免于进入破产清算。但德龙要托管或者重组海鑫钢铁的前提是,海鑫钢铁必须破产,否则庞大而复杂的债务规模令人觉得可怕。

中钢协常务副秘书长李新创也是同样的看法,他说,“这么大的债务规模,不破产,怎么进行重组?”

“海鑫钢铁”图谱

海鑫钢铁集团是家族留给李兆会的核心家底,无心钢铁的李兆会最初就是从这个钢厂起家,不断编织他的钢铁图谱的。自2003年接手之后,李兆会分别投资参股或成立了若干家从事矿业、焦煤、贸易的海鑫钢铁子公司,而这些公司的业务开展都需要规模巨大的银行授信来支撑。

根据山西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山西证券”)早前公布的一份债券募集说明书(发布于2013年11月11日)披露的内容,李兆会持有闻喜惠天实业有限公司90%的股权,闻喜惠天实业有限公司持有海鑫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海鑫钢铁”)89.30%的股权,海鑫钢铁持有山西海鑫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海鑫实业”)90.93%的股权。

在李兆会的手中,海鑫钢铁和山西海鑫实业是进行资本运作的主要平台。

海鑫实业早年由海鑫钢铁和五家国有企业合资成立,其中海鑫钢铁持股91%,五家国有企业持股总计9%。这五家国有企业分别为:中国铁路对外服务北京公司、河南省冶金建材物资供销公司、上海冶金炉料公司、沈阳铁路运通集团公司、山西铁腾飞科工贸总公司。

海鑫实业基本上可以被认为是海鑫钢铁的供销体系。通过这个公司以及相关参股方,加上李兆会叔父李文杰的渠道,海鑫钢铁将钢材产品销售至陕西、河南、上海、北京等地。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