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仓卯主演红色记忆·革命先驱电影《马骏》拍后感

车婉婉 车智汇2 评论

能接到马骏这样的一个角色,我是极其幸运的。出品人郝丽萍女士和马骏烈士的孙女马丽颖女士都曾说过这样一句话,仓卯啊,你能拿到马骏这个角色,一切都是命里的安排!你之前朗诵演讲的功底帮了你的大忙,马骏就是一个演讲能力极强的人,戏里有大段大段的演讲。还有

  能接到马骏这样的一个角色,我是极其幸运的。出品人郝丽萍女士和马骏烈士的孙女马丽颖女士都曾说过这样一句话,“仓卯啊,你能拿到马骏这个角色,一切都是命里的安排!你之前朗诵演讲的功底帮了你的大忙,马骏就是一个演讲能力极强的人,戏里有大段大段的演讲。还有就是你粘上了大胡子,太像马骏了!”

  

李仓卯主演红色记忆·革命先驱电影《马骏》拍后感

  说起我与电影《马骏》的结缘,就要说到这两年我的一些经历。刚拿到四川卫视“诗歌之王”的传诵季年度总冠军,我就考进了北京电影学院2017级表演进修班,刚一毕业,就签了“北京时代星际”这家经纪公司,一进公司就碰到了《马骏》这部电影。一切都太顺利!但其实,试戏的时候,原本并不是让我试马骏的戏,而是试戏中“巴黎和会”中国代表团顾维钧一角。因为之前男一号的档期出现问题,男一号突然空缺,我才得以有机会尝试这个角色。后来,经过一轮轮的筛选,一次次的试戏,从第一次试戏到定下这个角色,经过了一个月的时间,竞争相当的激烈。当韩赤飞导演亲口告诉我,最终敲定由我来扮演马骏的时候,那一刻,太幸福了!现在回忆起来,依旧非常兴奋。

  

李仓卯主演红色记忆·革命先驱电影《马骏》拍后感

  

李仓卯主演红色记忆·革命先驱电影《马骏》拍后感

  马骏这个角色太吸引我了,就像过去在朗诵的舞台上,得到一篇极好的朗诵作品一样,那种满足感,应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从2012年开始走进语言艺术的世界,7年时光在各种舞台上朗诵了上千篇诗歌散文以及各类台词,而我最喜欢的就是有关军人和英雄题材的作品类型。这几年尤其与军人题材的作品结下了不解之缘,从敌后武工队到第三十九军大刀队,从忍饥挨饿煮皮带吃的红军小战士到抗美援朝的志愿军战士,再到中国武警消防兵,还有刚刚在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上交的话剧作业和微电影作业,分别扮演了《宝岛一村》的周宁和《抵抗者》中的阎耀华,这两个人物都是抗日战争时期的空军飞官。一路走来,7年时光,军人的精神和英雄的血性融入了我的生命!每次在朗诵舞台上展现英雄,只能浅尝辄止,一个片段,几分钟的时间,不能酣畅淋漓的去感受一个完整的人物,不能不说这是一种遗憾。这也正是我毅然决然要走进北京电影学院学习影视和话剧表演的初衷所在!而这一次,电影《马骏》给了我一个极好的机会,完整的一部电影,我可以扮演英雄的一生!可以说能扮演马骏这个角色,实现了我的梦想!

  

李仓卯主演红色记忆·革命先驱电影《马骏》拍后感

  

李仓卯主演红色记忆·革命先驱电影《马骏》拍后感

  第一次读《马俊》这个剧本的时候,就被深深的感动,看得热血沸腾,看得泪水涟涟。非常的惭愧,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剧本,我从来都不知道回族同胞的第一个共产党员叫马骏,“五四运动”中有一位学生领袖叫马骏、东北地区的第一个党组织,宁安党小组的组建者叫马骏、北京市第一位市委书记叫马骏。敌人威逼利诱无果,受尽折磨后 ,年仅33岁的他,为了深爱的祖国和人民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李仓卯主演红色记忆·革命先驱电影《马骏》拍后感

  接到这部戏以后,我便开始大量搜集有关马俊的资料,慢慢了解了他的身世。他出生在一个富庶家庭,可以说,他从小就生活在“蜜罐”之中。虽然衣食无忧,但他从小就有“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家国情怀,他时常会陷入沉思,为什么中国人生来就要被人欺负!?为什么中国人的性命那么低贱!?这些无果的叩问,让他成长为一个有担当、有抱负、有血性的中国男儿!越走近他,就越被他与生俱来的才情、他“国之不存,安有家在”的爱国爱民的情怀、他“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叫我不宣传马列主义、不宣传革命,这比太阳从西边出来还难”的坚定不移的理想信念所吸引。

  

李仓卯主演红色记忆·革命先驱电影《马骏》拍后感

  每当拿起剧本,一想到自己即将跟马骏烈士进行一次穿越时空的灵魂融合,就兴奋不已。但随之而来的是内心的忐忑,我该如何塑造这样一位英雄人物呢?这是一个极大的挑战!首先是台词,剧本里有大段大段的演讲,背台词我倒没有什么压力,经过这几年朗诵舞台的锻炼,掌握了一些背台词的诀窍。难点是,他每个时期的演讲状态都是不一样的,剧本中马骏第一次演讲和最后一次演讲,跨越了十几个年头,经历了数次被捕和出国。在塑造马骏的演讲状态上,该如何做出合理的设计呢?他的每一次演讲,除了台词里给的演讲内容的信息,他的年龄,他当时的遭遇所导致的生理和心理状态都要被考虑进去,马骏才能被演活,马骏的每一次演讲才能让观众听出不一样的层次。这些都是我过去没有经历过的。而且马骏从小就开始学习俄语,会吹长笛。剧本里,导演也做出了这样的设计,马骏有一段面对着夫人杨秀蓉,用俄语朗诵普希金的诗歌《我曾经爱过你》,和去俄国前与新婚妻子杨秀蓉分别之际,两个人一起默默哼唱俄语歌曲《在河岸的远方》。过去我可是从来都没有接触过俄语,尤其是俄语里弹舌头的嘟噜声,让人“绝望”!语言关必须过,导演下的死命令,必须学会,演员的所有台词必须是本人。从此,手机歌单里只有《在河岸的远方》和那首《我曾经爱过你》的俄语诗朗诵,有空就听,有空就练,终于克服了这个当初觉得难以完成的任务。

喜欢 (1)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