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妈咪”谈扫黄:这阵风还是会过去的

车婉婉 车智汇 评论

“黄色链条”·“妈咪” 幻想“这阵风总会过去” 1999年,阿红(化名)从老家来到东莞。一年后,在一个同乡姐妹的介绍下,颇有姿色的阿红辞去了工厂的工作,开始在夜总会上班。 如今阿红已经在东莞生活了十多年,手下带着20多个小妹,竟然还当起“妈咪”。

“黄色链条”·“妈咪”

幻想“这阵风总会过去”

1999年,阿红(化名)从老家来到东莞。一年后,在一个同乡姐妹的介绍下,颇有姿色的阿红辞去了工厂的工作,开始在夜总会上班。

如今阿红已经在东莞生活了十多年,手下带着20多个小妹,竟然还当起“妈咪”。阿红老家所在的那个村,如今共有6个女孩跟着她在东莞的夜总会“打拼”。

从当初的“小姐”混成如今的“妈咪”,阿红得益于她手里有很多相熟的老客户,有了客源就能保证足够多的订房,跟着她的“小姐”才有饭吃。

抛开要支付给营业场所的进场费、提成,阿红手下的“小姐”们一个月基本收入都会过万元。当然,如果她们愿意跟客人出去过夜,收入更多。阿红说,以东莞此次扫黄查处的喜来登酒店为例,其中桑拿部的“小姐”不少人月收入都在5万元以上。

在东莞十余年,阿红不是第一次经历扫黄了。就在2012年,东莞的一次大规模扫黄行动,让阿红的不少同行都转战外地,其中很多人都前往惠州重操旧业。但阿红并不愿意离开东莞,因为她的客源都在这里,换了城市她不可能接到那么多生意。对于这一轮的扫黄,阿红说她现在暂时给手下的小妹们放假,让她们自己玩一段时间,等风头过了再看情况开工。她的感觉是,“这阵风还是会过去的”。

“黄色链条”·“大客户”

谈生意离不开“莞式服务”

在东莞生活了5年的王磊(化名),做鞋厂的订单生意,现在生意也越做越大,从外面拿到单子,再在厚街找合适的、具备资质的鞋厂生产。

对于东莞发达的色情业,王磊并不陌生,他坦言自己出去谈生意,去的最多的就是高级酒店的桑拿房。“这里的风气、习惯就是这样,你不这样,就会少很多单子。”

王磊的手机里,存了许多桑拿中心“妈咪”、“部长”的电话,还有专门的“桑拿群”,给他这样的大客户不时提供最新信息。只是这一周,那个“桑拿群”一下子变得安静了。

王磊说,他在东莞的业余生活,根本就绕不开色情业这个话题。“跟客户吃完饭、喝点酒,就有人会提出要去‘活动’一下。说白了就是去嫖娼。”央视曝光东莞色情业猖獗的那天,王磊正在家看电视,一位跟他很熟还经常一起吃饭的“妈咪”赫然出现在电视新闻画面里,这让王磊惊得躲到阳台上给朋友们打电话一一告知。喜来登是王磊常去的酒店,酒店的桑拿部就位于主楼旁边的辅楼内,入口要从地下车库过去,极为隐蔽。此前这里的桑拿生意一向被认为是东莞的“标杆”。这次被央视曝光后,喜来登的酒店仍照常营业,但桑拿部彻底关停。

王磊认为,“扫黄这个事儿,从长远看肯定是好的,但是这个阵痛东莞能不能吃得消,还很难说。”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