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黄馨:完全有可能超越王菲

车婉婉 车晓2 评论

“王菲”这个名字在20世纪90年代,无疑已不单纯是一个女歌手的名字,而是一种“另类主流”音乐的代名词。东方与西方的混血,原创与模仿的纠缠,这就是“王菲”式的音乐:一种对邓丽君婉约情怀的眷恋和对Sinead O’Conor式西方Alternative文化的崇拜所Mix出


  “王菲”这个名字在20世纪90年代,无疑已不单纯是一个女歌手的名字,而是一种“另类主流”音乐的代名词。东方与西方的混血,原创与模仿的纠缠,这就是“王菲”式的音乐:一种对邓丽君婉约情怀的眷恋和对Sinead O’Conor式西方Alternative文化的崇拜所Mix出的港式茶餐厅音乐。它绝不如林忆莲的“都市触觉”那么尖锐、那么知性、那么无可替代,它一出现就注定是群体性的,要被无限克隆——那“咿咿呀呀”的招牌式缥缈女声唱腔,成为十年间所有前卫华语女歌手迈不过的一道天梯;“王菲”式的个性女歌手一度泛滥成灾,蜕变成恶性的音乐病毒(就像今天周杰伦式的R&B那样),胡蓓蔚、姜昕、宝罗、江美琪、车婉婉、纪炎炎、周蕙……包括我在广州酒吧认识的那些剪光头玩乐队的女子,在大同小异的伪时尚音乐背后,隐藏着的是徘徊在“爱与痛的边缘”的、暧昧的爱情观,一种“暗涌”奔流的、坚强而脆弱的性格。“王菲”影响了香港与珠三角整整一代的“个性”女子,这影响刻骨铭心水滴石穿,即使在她们为人妻母时,仍然会在某次卡拉OK的恍惚间,忆起曾经“执迷不悔”的少女之恋,以至面对灰色现实颇有些“无奈那天”的悲叹。

  “王菲”虽然有很强的抄袭影子,但毕竟代表一种自我的声音、专业的“唱歌”态度;可惜,这些在21世纪大红大紫的女歌手中是再也找不到了——空有一把好声腔的容祖儿沉湎于悲歌K曲,而忽略了真我的表达;以“丑小鸭变天鹅”姿态出现的杨千病基本唱功欠缺;大鸣大舞的蔡依林和S.H.E缺乏心灵深处的回响……那么,新一代自我感觉良好的文艺少女,又将去哪里找寻她们的代言人呢?

黄馨



  15年后,当初全力炮制“王菲”的那双魔力之手、留着漂亮胡须的金牌制作人梁荣骏,如今再度捧出一面新锐旗帜——黄馨!已成为华语音乐传媒大奖评委之一的梁荣骏,监制过叶倩文、张国荣、许冠杰、王菲的众多专辑。与香港那些本色的制作人不同,梁荣骏更像一个风格诡异的调色师,能随歌手不同时期的音乐定位赋予其斑斓的色彩变化,而这色彩不是表面的胶着是深深融入骨血。从王菲早期的幽怨色彩、到中期的英伦色彩、到后期的独立色彩,一招一式有章可循却也赏心悦目。专一的梁荣骏之后开始修身养性,所幸也避过了为稻粱谋的粗制滥造,因此他这次出手称得上“十年磨一剑”,能否闯出台港女歌手制造工业沉闷的怪圈,就看他了!

  这张《Judii》是黄馨继2003年《一个人睡》后的第二张专辑,但由于上张属EP性质,因此不妨把这张作为她奠定个人江湖定位的处女作。封套上的黄馨,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充满“煞气”的黑,有几分莫文蔚的气质,然而她垂下的如漆秀发却又比莫文蔚多出一丝神秘。从照片上,我们感觉不到一丝阳光,有的只是在荒郊老屋断壁残垣间飘忽抽离的“冷感”——没错,用“冷感”来形容黄馨是再妥帖不过了。“冷”不仅是外表,而是自外由内的那种酷,黄馨绝不是那种传统的“美丽”女子,然而这“冷感”又似乎超越美丽,如化石或浮雕般具有耐久的美感。

  键琴声拍岸而来的主打曲是《先知》,无可否认这首曲子有着很重的《冷战》的影子;无论背景钢琴和弦连绵不绝的铺排,还是黄馨高音缭绕间急呼而出的假声,以及反复的喃喃自语,都让人想起当年王菲翻唱Tori Amos的那首名曲——不过,这的确是首耐听的作品。而暗含Techno与Bossa nova节拍的轻松电子舞曲《乌鸦》在演绎上更向王菲靠拢,尤其“DIDI YAYA”的呓语几乎让人回到王菲《胡思乱想》的时代。反倒是汹涌而来的与陈小春合唱的《停电》更显出黄馨冷傲硬朗的本色,这曲悲情的合唱在如今泛滥的男女对唱K歌中倒是个异数。

  梁荣骏与黄馨的实验在《路经此地》和《某某》中进一步升级。《路》的电子节拍与钢琴合力制造出一种慢镜式的情调,感觉有几分莫文蔚归来的惊喜。而英伦曲风的《某某》则更“意识形态”,是首颇为费解的歌,它有点像黄馨的自我心理剖析:“谁是谁笑着呆着,假装沉着,看自我非常,谁是她,还是我吗?”双重的影象在电子节拍和噪音吉他的迷幻烘托下煞是低调迷人。

  电子民谣风格的《世界小姐》,主题是赞颂一位以普爱世界为己任的美丽女性,但处理手法却没有那种主旋律的腻味;黄馨用一种悠悠叹气的舒服唱腔缓缓道来,很是动人。而《谁是我的未来》、《别走(先知国语版)》更像一位标准台湾女子的呢喃,然而类似的飘逸气质却无法在时下被蔡依林、S.H.E一统江湖的台湾主流歌坛找到,这个绝对百分百的香港制造是否该让我们有所反思?

  在梁荣骏的精心导演下,这张专辑的幕后阵容亦是一个有趣的组合,没有时下大红大紫的雷颂德、伍乐城炮制必胜惨情歌,而是新人全面抢班。除了编曲Adrian Chan和Gary Tong因为是梁在张国荣、王菲时代的偏爱而自然入选,黄伟文、林夕也只各写了2首作品,我们见到的是恭硕良、蓝奕邦、徐伟贤等风格自我而清新的新派创作人,甚至有Vincent Chow、阿米娜娜、Chita、高皓正这些陌生的名字。在这里,我们听不到千人一面的陈词滥调,听不到不知所谓的走音变调,听不到独裁的音乐垄断;你会发现,这些曲词就算不是为这个叫黄馨的女子完全度身订造,也起码是量体裁衣、恰如其分的。不是说梁荣骏和黄馨有多伟大,只是这些流行音乐工业最基本的要求,在今天的乐坛是多么难能可贵。

  从黄馨声音的成色来说,她不弱于王菲,甚至具有更饱满的爆发力;她没有王菲的暧昧与怀旧,却更具有新时代个性女子的硬气;她不太秀丽,反而更有黑色的“冷感”。虽然,黄馨的个人风格还有些摇摆和游离(很多时候感觉她还是在摸着石头过河),但从第一张大碟的表现来看,我们可以给她打70分了,绝对高于王菲处女作《王靖雯》的水准。如果黄馨继续保持这个状态,她完全可以摆脱为人诟病的王菲阴影,创出一种超越王菲的、令人骄傲的“黄派”另类流行乐。只是,急功近利的乐坛,能给大逆不道的她更多时间去完成这个“叛变”吗?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