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战役:红四方面军血战八丈(五)

车缙 车银优 评论

九、不约而同的决战场 内容:红军的决战计划,百丈关,川军严阵以待,双方尽遣精锐,冲向平原,攻占百丈关,与郭勋祺部相遇,川军最危急的一天,刘湘组织防守成都,川军援军赶到 川军虽败,主力却并未遭到重创,红军必须以一场决定性的胜利,打得对方只有

九、不约而同的决战场

内容:红军的决战计划,百丈关,川军严阵以待,双方尽遣精锐,冲向平原,攻占百丈关,与郭勋祺部相遇,川军最危急的一天,刘湘组织防守成都,川军援军赶到

川军虽败,主力却并未遭到重创,红军必须以一场决定性的胜利,打得对方只有喘息的余地,形成战略上的均势甚至优势,才具备在川西一带立足的条件。

关于这场决战的计划,徐向前说:“我们计划从名山和邛崃间的通道上,实施夜袭突破,完全切断两城敌军的联系,进而围攻名山,吸打邛崃方向的援敌,相机发展攻势,打到岷江西岸,控制青衣江以北、岷江以西、邛崃以南的三角地带。”

名山和邛崃通道上的战略要点是百丈关。

百丈关位于川西平原西部边沿,处于名山到邛崃的公路之间。称“关”意味着在军事和交通意义上的重要性。站在百丈关西面的山地东望,天府之国的一马平川尽收眼底。场镇左右各有道一突兀的山梁,如巨人般屏护着身下的场镇和身后的辽阔的平原。它既是由川西平原进入康藏高原的第一道关口,也是据守川西平原的最后一道关口。传说当年诸葛亮西征“七擒孟获”的第一仗便是在这里打的。

百丈场镇历史悠久,街市繁荣,当时有数百户人家。临溪河穿街而过,在镇中的古桥边形成一个水潭,潭边巨木蔽日,影影幢幢,幽深莫测,文人墨客起名百丈深潭,百丈之名由此而得。镇旁观音山上的栖霞古寺,因其儒释道三教元融之说声名远扬,古刹晚钟百里可闻。如今历史把一场空前的决战定格于此。

不约而同,刘湘的目光也盯死在了百丈关。

百丈关战略位置的重要,对死保川西平原的川军也是一目了然的。两个王牌师从天全芦山败后,百丈关便成为阻挡红军东进的最后一道关口。为此“南总”潘文华匆匆将指挥部搬到百丈关附近的大塘铺。此时正有李家钰部的四个旅经百丈到西昌布防。潘文华在百丈拦住李家钰说,前面有红军过不去,后面是你的家乡蒲江,难道你能让红军端了你的老家?李让部队就地布防,在蒲江建立指挥部,决定为保卫家乡而战。同时刘湘又急调嫡系唐式遵第21军、潘文华23军、王瓒绪第44军所属部队火速增援名山邛崃一线。让杨国桢的教导师守名山城,让郭勋祺的模范师率先在百丈关一带集结布防。而此时在红军东、西、南三面以及纵深集结的国民党中央军和川军的兵力,总数已达80多个团20多万人。

存亡胜败在此一举,双方都尽谴精锐,决战态势已如开弓之箭不可逆转。百丈一战,红军方面先后投入战斗的是:30军的全部三个师,9军第25师,31军第93师,4军第10师,共计6个师17个团2万余人。川军先后投入战斗的是李家钰部和刘湘的嫡系部队,实际投入战斗的共计16个旅39个团6万余人。

从百丈关向北望,绵延起伏的群山若阶梯层层叠起,天地交接的一线是银光闪烁的雪山。11月13日,20多个团的红军在徐向前、陈昌浩的指挥下,如爆发的山洪从群山中奔腾而下,高昂的战歌如涛声轰鸣:

红军南下行哟,

要打成都城省哟,

消灭川军残兵,

首先赤化全川,

向南行动一定胜利!

红军的采用的是一个经典的围点打援战术。4军围困雅安和名山城;9军27师直指后方邛崃的刘湘总指挥部,牵制敌军兵力;王树声、李先念率领的主力部队攻占两地之间的百丈,在此与川军主力展开决战。

战斗打响的前三天,战局完全按照红军的计划进行。红30军的部队13日从五家口(今上里古镇)出击,长驱直入20多公里,当天晚上就占领了李部据守的重镇夹门关,李部丢下百丈以北的阵地向蒲江溃退。从右翼迂回的31军93师绕过百丈,袭击蒲江李家钰的指挥部,11月14日中午已逼近到蒲江县大兴场,打牌网,与李家钰指挥部接火。16日拂晓,韩东山、盛修铎的9军25师击溃李家钰部守军,占领百丈。

夺下重镇百丈,红军的战役目的眼看就要实现。徐向前写道:“再打下去,我军即将进入人粮极丰的川西平原”。全军振奋,天府之国尽在眼底,“打下成都吃大米”的好日子似乎指日可待了。

然而战局逆转正在临近。

9军25师夺取百丈后,对当面川军的情况并不十分清楚。抓来俘虏一问,说是大名鼎鼎的模范师、教导师就在这一带。在红军的眼中,这两个从天全芦山败退下来的师已经溃不成军,指挥部立刻下令向前追击,要想一鼓作气把这帮残兵败将收拾干净。

损失较大的教导师从芦山撤退后担任名山城的防守,此时已被4军的部队围困;郭勋祺的模范师则已到达百丈东北一带。这个师从天全撤出后,实力并未受多大损失,其三个旅齐装满员的编制,实力不亚于红军一个军。刘湘把这张王牌打在这里,足见他在此决战的决心和对郭部的器重。而不到关键时刻不与红军拼命的郭勋祺,此刻也别无选择了。

红25师越过百丈向前猛冲,一个团沿左侧的高地冲击,迎头撞上郭部唐明昭旅,遭到强烈抵抗,推进速度骤然减慢。傍晚时分,急不可待的指挥员下令全团冲锋,付出重大伤亡仅仅推进了数公里,与敌军形成对峙。一个团沿公路冲击。公路沿线是密密麻麻的碉堡群。公路加碉堡被认为是对付红军最有效的手段,但待在碉堡里的是李家钰的兵,就不那么有效了。红军不直接攻碉,而是绕过碉堡向前冲,碉堡里的老兄见红军都打到后面去了便弃堡而逃。红军一连拿下200多个碉堡,一路冲到5公里外的黑竹关。深知红军战术的郭勋祺先前将重兵集结于百丈北面的高地,没料到红军会在开阔地形上沿公路打,急令廖泽旅顶上。廖旅一上公路就与红军相撞,一场激战顿时展开。双方你来我往反复冲杀,公路沿线烟尘滚滚乱阵胶着,支援川军的飞机掠地飞行也辨不出炸弹该往哪儿扔机枪该朝哪儿扫,急得在空中乱转。

这是红军南下战役打响以来川军最危急的一天,整个防线已似乎瞬间就会崩溃。百丈以东大塘铺的川军南路总指挥部里,“南总”潘文华眼前是这样一幅光景:败军和赶往前方增援的部队,把不久前刚刚修成的成都至雅安的公路堵得水泄不通,官长的叫骂,马匹的嘶鸣和前方传来的密集枪炮声响成一片。作为刘湘的心腹和与红军作战的老手,他知道这一刻不硬顶上去,将会形成兵败如山倒的可怕局面。他跳上公路,饬令败军返回前线,指挥将败军的辎重马匹推到路边,给跑步前进的增援部队让路。

在北路防守的邓锡侯部比李家钰部更不争气,竟让红27师如无人之境般兵临邛崃城下。邛崃城里的刘湘发出道道十万火急的命令,调遣嫡系部队填补败兵留下的缺口。此时此刻,除了他的嫡系他已经不能寄希望于任何人。他甚至认为红军会抄他的后路绕过邛崃直取他的老家大邑和成都,命令他的军师、省政府秘书长邓汉祥赶快回去组织力量防守成都,说他手里的部队都用光了,要邓回去组织警察民团守城。邛崃后方桑园镇上的人家也开始大规模地逃亡。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