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Chrome、Firefox等现代浏览器浏览本站。另外提供付费解决DEDE主题修改定制等技术服务,如果需要请 点击 加我 QQ 说你的需求。

葛优助傅子恩参加高考当导演

车缙 车晓 评论

昨天,他的儿子傅子恩(小名聪聪)结束了两天的高考,他原本想子承父业,当一个演员,却在葛优和冯小刚两位叔叔的劝说下,准备攻读导演专业。在同样报考电影专业的同龄孩子张一山、杨紫等纷纷暴露在媒体的镜头前时,傅子恩却极为低调地完成了高考。 张秋芳

昨天,他的儿子傅子恩(小名聪聪)结束了两天的高考,他原本想子承父业,当一个演员,却在葛优和冯小刚两位叔叔的劝说下,准备攻读导演专业。在同样报考电影专业的同龄孩子张一山、杨紫等纷纷暴露在媒体的镜头前时,傅子恩却极为低调地完成了高考。

张秋芳经纪公司的多位艺人和聪聪身边的好友向记者证实了他今年参加高考的消息,但他们均表示,不清楚或者不方便透露聪聪报考的具体学校。但有一点可以明确,曾经在国外留学的聪聪已经决心要回国继续学业,考取国内的高校。而据之前张秋芳透露,傅子恩准备攻读的是导演专业。

傅子恩是一个讨人喜欢的孩子,5年前在他父亲的追思会上,年仅14岁的他,说了一段超越年龄的话:“请大家为我父亲感到高兴,不要难过,我觉得我们应该为他的走而欣慰,因为他已经整整一年没有这么彻底地放松过了,这对他来说是解脱,所以我们没有为他伤心,而且他的人生是伟大的。”

五年过去了,8月30日是傅彪的忌日,那个时候正是北京秋高气爽、临近开学季的日子。在这个日子里,如果不出意外,以傅子恩的优秀,这个好儿子应该正在收拾行李,准备迈进中国电影界的最高殿堂。

本报记者潘媛为您报道

曾出演《气喘吁吁》

在去年上映的电影《气喘吁吁》中,有一个黑人教英语的段落,其中一位穿着肥大白色衫的年轻人,皮肤白净,微微有些发胖,眉眼中很有几分傅彪的影子,他就是傅彪和张秋芳的独子傅子恩。和父亲憨憨的模样比起来,聪聪显得更时尚、更帅气。在这段喜感十足的演出中,傅子恩亮相不过一分多钟,台词不过几句,却将一个嘻哈风十足的韩国少年演绎得十分到位,颇有些不羁。在面对“你为啥要学黑人英语”的提问时,聪聪扮演的韩国人说,因为黑人英语“倍儿酷”,说完他还拉了拉衣领。傅子恩能说一口地道的英语,是因为他曾在国外留学。

傅子恩第一次在大银幕上表演,张秋芳表示自己比儿子更紧张:“一直陪着他,看导演把特写镜头对着他,我都替他出一身汗。”说起送孩子去国外留学,张秋芳曾饱含深情地说:“当初彪子说过想让聪聪去英国留学。但是。钱呢?聪聪看中的学校首笔费用就得60万元。我办理了留学贷款,贷款金额60万元,贷款期限5年……”不过,让张秋芳感到欣慰的是,聪聪第二年就没再向妈妈要钱,原来他的成绩优秀,获得了免除学费的奖励,还经常向校园周刊和其他媒体投稿,赚稿费来养活自己。

过18岁生日葛优前来捧场

聪聪一心想当演员。在《气喘吁吁》中小露一面后,他也参加了去年8月在北京举行的电影首映礼。由于这是张秋芳阔别影坛多年的回归之作,其他几位主演葛优和梁天又都是父亲的老友,所以聪聪特地到场为母亲捧场,并上台亮相,秀了一段舞蹈。

据悉,葛优一直膝下无子,所以特别疼爱聪聪,傅彪去世后,葛优一直非常照顾张秋芳母子,关注聪聪成长的点点滴滴。在首映礼现场,当主持人介绍傅子恩上台向母亲献礼时,坐在台下的葛优忍不住立刻带头拍手叫好,眼神中全是怜爱的神情。

随后,张秋芳和剧组一起来到成都宣传。尽管葛优缺席,张秋芳还是讲述了葛优对聪聪的厚爱。她讲了一个小故事:2009年2月7日是聪聪18岁的生日,张秋芳为儿子搞了一个生日派对,也通知了葛优。“他说他前面正好有两个事,问我能不能拖到晚一点才结束,他必须得给孩子过这个生日。葛优那天真的出现了,一进门就对儿子说,你妈今天管不了你了,跟大爷喝杯酒。”

聪聪一直想接爸爸的班,学表演。他长得白净、气质阳光,但是周围的人都认为他更适合学导演。张秋芳说,自己没有力量说服儿子,“他老说你们女人的主意不正确,于是我就动用了男人,优哥和小刚都来帮我的忙。”在葛优叔叔和小刚叔叔的劝说下,在去年的那次公开露面时,聪聪已经对媒体表示,自己希望能攻读导演专业。此外,葛优近日也表示,想转行当导演,而“文化中国艺术委员会”的相关负责人刘晓霖表示:“葛优的新电影项目正在酝酿中。”

儿子昨日高考张秋芳静心等候

尽管已经很少接戏,但生活中的张秋芳算得上是一个标准的女强人,似乎已经从丈夫逝去的阴影中走出来。如今她不仅代理了某国际知名品牌,还与好友陆国强创办了新力量影视文化公司,旗下签约艺人包括“道哥”刘桦、李保田之子李彧、成都小伙子车缙等人。昨日,李彧在电话里这样形容老板张秋芳:“乐天、爱笑,快言快语,感觉没有什么能打倒她的事。”

在去年宣传《气喘吁吁》时,谈起傅彪离开的日子,张秋芳坦然面对:“我现在的生活状态很从容,是很健康、开心和正常的生活,能保持乐观的心态,这是自己要求自己的。我必须得乐观,因为肩膀上的担子很重,我还有儿子,还有家人和朋友。”

去年9月,张秋芳曾被记者拍到苦等儿子三小时的慈母形象。据当事记者叙述,张秋芳在车上休息,但当三个小时后儿子出现时,原本昏昏欲睡的她一扫疲惫,对儿子满脸关切,听儿子说了什么之后,又十分欣慰地笑了起来。可见相依为命的母子俩关系很亲密。

昨日,专心陪伴儿子参加高考的张秋芳一直没有接听记者的电话。不过,如今儿子成人了,也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大考,相信张秋芳应该感到特别欣慰吧。

3年赚了200万张秋芳母子不差钱

去年9月,张秋芳在接受北京广播电视报的采访时,曾亲自讲述了傅彪离开后,自己艰难的创业路。她说,傅彪去世后,还留有200多万的债务,当时她准备卖掉分期付款的别墅还债,但就在带着买主去看房子的时候,张秋芳突然改变了想法,为了保留与傅彪共同生活的回忆,她想:就是砸锅卖铁也不能卖房子。最后,她拿保险公司的赔付、朋友送的礼金等还给了银行100多万,剩下的80多万债务,她自己扛了下来。为了迅速赚钱,张秋芳在朋友的帮助下代理了一个美国知名品牌的鞋,一年之内开了30家店面,生意做得非常红火。

可是半年之后,为了让儿子聪聪出国留学,张秋芳再次背上债务:办理了留学贷款。为了还上新的债务,张秋芳与朋友一起开办了经纪公司,虽然跌跌撞撞,但公司总算慢慢开始赢利。她骄傲地说:“如今,我拿着3份收入———代理提成、经纪公司赢利和自己接戏的片酬……彪子走了,我却成长起来了,我在这3年多的时间里竟赚了差不多200万元!我想,如果彪子在天有灵,一定会为我感到骄傲。”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