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学子重走西北角】贺兰山下,我们曾走过

车继铃 车银优2 评论

第七届新闻学子重走中国西北角接力采访活动 出发时,没有想过前途会是怎样的,没有喜悦,也没有紧张,只是平静。当同学在火车车厢里开着各种玩笑时,我默默地回想着范长江笔下的西北:戈壁、草原、烈日、羊群、骑骏马的僧侣、背羊毛的蒙古族少女。这些东西

第七届新闻学子重走中国西北角接力采访活动

  出发时,没有想过前途会是怎样的,没有喜悦,也没有紧张,只是平静。当同学在火车车厢里开着各种玩笑时,我默默地回想着范长江笔下的西北:戈壁、草原、烈日、羊群、骑骏马的僧侣、背羊毛的蒙古族少女。这些东西无一不让我心动。

  然而火车驶过,窗外白杨一棵接着一棵,仿佛没有尽头,只有远处风吹起的黄沙依稀有着范长江笔下的痕迹。这才记起,书中的世界和眼中的世界已相隔82年,一切都改变了。

  我们不必骑着骆驼在戈壁中行走,而是坐着带有空调的火车惬意地欣赏窗外的景色;不必风餐露宿,在沙漠中望月思乡,而是住着带有卫浴的酒店;不必担心遇上不怀好意的外国侵略者,一路上我们碰到的人大都淳朴善良。可以说,相比于范长江,我们的条件实在是优越太多。所以当时觉得实在不必担心前途会遇到什么困难,只要下定决心,便没有什么困难是克服不了的。

  然而想法总是太简单,我们过分高估了自己。第一天外出采访,就遇到了问题,要去的中卫市鸣沙村由于道路太窄,没有汽车直通,于是出现了正午我们一行四人饿着肚子,顶着烈日赶路的情景。在半路上差点就要放弃了,但幸好坚持了下来。当天采访结束后,有一种满足感,觉得付出的艰辛都是值得的。同时也明白了一个道理,在西北,“不远”意味着“很远”,还有就是,当记者身体真的很重要。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第二次的下乡采访便提前查好了车。但却还是出问题了,庙庙湖村距离石嘴山市市区太远,当我们赶到时,已经是中午,由于下午还要赶回市区,采访做得匆匆忙忙,没能达到预期效果。遇到了计划外的值得采访的对象,却因为时间关系只好放弃。

  ……

  一路走来,虽饱受挫折,却也有意外之喜。

  在沙坡头景区外,我们正寻找着去鸣沙村的道路时,遇上了沙坡头沙漠试验研究站的施工人员和正在做实验研究生,于是探访到了这座沙漠中的“哨所”。

【新闻学子重走西北角】贺兰山下,我们曾走过

记者在采访研究站葡萄园管理员 张浩哲 摄

  在庙庙湖村,遇上了热心的大姐,开着三轮车载着我们四人在乡村道路上奔驰,省却了我们步行之苦。

  在银川市,回族舞蹈家张涛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和深情地回忆了自己的经历。他对舞蹈、对家乡、对祖国的爱,深深地感染着我们。

  这些东西都将沉淀在我心间,成为美好的回忆。

  当然,这次宁夏之行,也是留下了一些遗憾的。

  在去庙庙湖村的车上,遇到一位到红崖子村去打工的甘肃省的大叔,在与他的交谈中觉得该地很有新闻可以挖掘,但因为路程太远,只好作罢。

  在银川市,因为时间太紧,不能好好地参观一下宁夏博物馆,了解关于宁夏的历史文化,也使我心生遗憾。

  活动结束之后,对记者这个职业也感慨良多。记者不能居庙堂之高而高谈阔论,需行江湖之远以倾听民声。如果记者不到田野乡间去采访,不到街头巷尾去感受,不与农民工人打成一片,又怎么能知道事情的真相,又怎能写出客观真实、触动人心的报道。站得高固然可以看得远,但却容易看不清脚底下。作为一个记者不仅要能看清时代的潮流,还要能够俯下身体去感受普通老百姓的悲伤与欢乐,这样才算是一个合格的记者。

  一路走过,有过喜悦,有过懊悔,有过失望,但最重要的是我们怀着希望走完了全程。纵使不完美,但我们尽力了,我们流下的汗水对得起我们将来的职业,对得起曾在这条路上走过的先辈。

  兰州大学校园记者 邝亮桢 张浩哲 指导老师 阴雨永 王臻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