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我的梦想成了真

车继铃 车银优2 评论

原标题:2018 我的梦想成了真 阿旺结婚“三进表” ■ 阿旺平措 武警西藏总队某支队副队长 今年10月25日,我和妻子卓玛满心欢喜领了结婚证,然而这一刻竟足足迟到了7年! 2013年7月21日,我满怀憧憬地拿着结婚申请去履行审批程序。那天,确定恋爱关系已有两

原标题:2018 我的梦想成了真

阿旺结婚“三进表”

■ 阿旺平措 武警西藏总队某支队副队长

今年10月25日,我和妻子卓玛满心欢喜领了结婚证,然而这一刻竟足足迟到了7年!

2013年7月21日,我满怀憧憬地拿着结婚申请去履行审批程序。那天,确定恋爱关系已有两年的女朋友卓玛答应嫁给我。

卓玛是一名警察。我们的工作单位距离也就60多公里,车程不到40分钟,但由于工作需要,有时一个月难见一面。两年相识相恋,我和她最终得到双方家人的认可并在各自单位通过了相关程序,定于当年8月13日到民政局领结婚证。

谁知距离领证还有一周时,我被派往那曲执行任务。临行前,我满怀愧疚地给卓玛打电话致歉。她懂得部队的纪律,全力支持我安心工作。可谁都没想到,这一别就是一年。

2015年8月1日,我和卓玛拿着结婚证明在去民政局的路上时,她接到爷爷突发脑溢血去世的噩耗。自小在爷爷身边长大的卓玛瞬间几乎崩溃。我们半路折回单位请了假,赶赴卓玛家帮助操办爷爷的丧事。我拉着她的手说:按照传统习俗,你要为爷爷守孝一年,我等你。她还没从悲痛的情绪中缓过来,只是含着泪默默点头。

这一等,又是3年时间。其间,2016年2月,卓玛被派往内地学习一年,归队后奉调新的工作岗位,而我于当年8月参加培训,如此阴差阳错,结婚时间也就一推再推。

今年10月17日,我们的工作基本稳定,这时婚姻大事又被提上日程。我拿着结婚申请来到主任办公室,主任了解情况后打趣地说:古有刘备三顾茅庐,今有阿旺“三进表”结婚。他还对我们经受住时间考验、仍旧坚贞不渝的爱情给予高度肯定。

在结婚典礼上,我向亲朋好友回忆了从恋爱到结婚7年来的坎坷经历,深情地对妻子卓玛说:感谢时间的考验,感谢家人的支持和理解,让我们在生活中珍重亲情,珍爱彼此,终得携手一生。

(罗志强 黄自宏整理)

农家乐,乐农家

■ 殷万平 宁夏固原 大湾乡杨岭村村民

我今年51岁,土生土长的宁夏固原杨岭村人。过去我家世代种地,到我这一代,种地的收入比较低,便开始养牛。不过从去年开始,村民们都把自家的牛交给企业去养,每年能拿到分红。我把自己的3头牛全部托管给村上的企业,农闲时便出去打工。

我去了不少地方,最近是在海原高速公路上打工。我有手艺,在工地上干细活,每个月收入还不错。今年大概挣了近3万元,加上养牛的分红,收入比种地多。但也有个大问题,就是顾不了家,老人照顾不了,孩子的成长也耽误了。

这两年,我一直在想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恰好赶上县乡两级政府准备在杨岭村和周边几个村搞乡村旅游,种花田花海。我打工时见到过外地的村子搞农家乐,住宿、吃饭、钓鱼……城里人玩得热闹,村里人挣得开心。我当时在心里大概算了算办农家乐的收入,应该比打工挣得多。我动了心思,就去找村支书和村委会主任商量,他们特别支持我,还帮找企业谈合作。

今年年初,合作企业帮我家改造房间,建大厨房,还专门请大厨过来教我们如何把饭菜做好。现在,我家新建的3间房全部被我改成了包间,可以安放近10张餐桌。所有费用由企业掏,说是要把我家打造成样板间,要让周边村民看到实实在在的收益,才会有信心一起干。企业负责人和我谈定了收入分配比例,地方我出,人力我出,收入双方各一半。说实话,这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的好事咧。

今年我家的农家乐还没有正式对外营业,但在“十一”国庆节假期前后试营业了一次,村里村外来了不少人,那7天我们全家齐上阵,几乎没休息。过后算一算收入,每天都有好几百元进账,这可比打工强太多了。我现在很有信心把农家乐搞起来,这是我在2018年干的大事,也是我在2019年要干好的大事!

(本报记者 朱 磊整理)

“路长”也神圣

■ 刘靖虹 福建厦门湖里区文明办 科员

小时候,我就有一个“城管梦”。尽管后来没有机会成为一名城管,但始终怀抱着这样的想法和期盼。大学毕业后,我成了一名公务员,因工作岗位性质,总是待在办公室里,没时间和机会到基层沾沾泥土,总是为不能给社区居民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而感到遗憾。

有梦想就有追求。今年是我梦想成真之年。我所在的区委区政府发出机关干部下到社区当“路长”的号召,(路长,顾名思义,就是“一路之长”,包干路段出现什么问题,路长都得介入)。每个机关干部都认领一条路,每周到路上去巡查,哪里有卫生死角、哪里有违章搭盖、哪里有乱停车、哪里有占道经营……“路长”都得去协助解决。我高兴极了,这可是实现儿时“城管梦”的机会。我带上“小红帽”,走在属于自己包干的路上,心中满满的自豪感和责任感。

一次,我在路上巡查时,看到一个阿姨在摆摊卖烧饼。我主动上前制止,告诉她这属于占道经营。阿姨说:“小妹啊,我们做点儿小本生意不容易,你就甭管那么宽了。”虽然我心里非常同情她,但头顶上的小红帽时刻提醒着我,如果不管理,这个区域的市容秩序会因为我的“同情”而遭受损害。我将心比心地和她讲道理,告诉她占道经营的不良后果,并且建议她到附近的市场申请一个摊位。经过我耐心劝说,阿姨撤走了临时摊位。

有一次,我在金山路巡查时,发现公交车站有一位扛着大蛇皮袋的大爷在等公交车。或许是要等的车还没到,大爷便打开袋子,抓出一大把花生当场吃了起来,直接把花生壳丢在地上。周围市民窃窃私语,却无人上前制止。在没当上“路长”前,我或许也会睁只眼闭只眼,但现在的我带着“红帽子”,顶着“路长”这个神圣的头衔,这给了我满满的勇气和责任感,给了我管理这条路上发生的一切不文明行为的底气。于是,我主动上前对大爷说:“您好,我是这条路的‘路长’,随地乱扔垃圾是不文明的行为,旁边就有个垃圾桶,您可以扔到那儿去。”于是,我蹲下来帮他捡花生壳。大爷红了脸,有些不好意思,马上跟着我一起捡起地上的花生壳。

这样的小事虽然微不足道,但是给了我很多鼓励,让我勇敢承担起“路长”的职责。每次我在路上巡查、帮助市民解决问题时,内心总是充满了快乐和满足。

“路长”制让我实现了梦想。今后,我还会一如继往地延续这个梦想,当好“路长”,纠正不文明行为,为提升城区文明水平添砖加瓦,让这座美丽城市更美好。

(徐 林整理)

抛弃陈规勇创新

■ 王其寒 海宁普兰缘起传媒有限公司 董事长

岁末年初,辞旧迎新。北京冬日寒风凛冽,但时逢正午,阳光依旧温暖。4个月大的“阿尔法喵”正在我们节目主持人陈光老师的怀里时动时静的撒欢卖萌。它的名字是来我们节目做客的嘉宾杨滢老师起的,带着我们节目的科技感和温馨的生活气息,用我们自己的话说就是“接地气”。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