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健30年撼动京城与谭维维唱《鱼鸟之恋》

车继铃 车晓2 评论

还是那顶白色的棒球帽、大红的五角星,还在那被震翻过的工体北路。从1986到2016,中国摇滚整整过去三十年,这个颇具纪念意义、时代的夜晚。还是这个人,站在中国摇滚开山篇章的人,严肃、执拗,撕扯、暴吼着从《死不回头》唱回《一无所有》。崔健的歌词,

崔健30年撼动京城与谭维维唱《鱼鸟之恋》

  还是那顶白色的棒球帽、大红的五角星,还在那被震翻过的工体北路。从1986到2016,中国摇滚整整过去三十年,这个颇具纪念意义、时代的夜晚。还是这个人,站在中国摇滚开山篇章的人,严肃、执拗,撕扯、暴吼着从《死不回头》唱回《一无所有》。崔健的歌词,从个人情感的表达穿越回到时代的背景,留给这个时代的眼泪迟来了三十年,窒息了三十年,痛并快乐了三十年。痛,人们早已麻木不知甚或以为从来没有,整晚都是快乐的。但。崔健的摇滚思想和精神,在这片土地上仍无人超越。

  三十年后的老崔与《一无所有》

  “1986我们站了起来,2016我们依旧还在”。无论如何,这是一个时代的集体记忆,在人们的期许中,三十年后,崔健划开了工体场的大门。9月30日,“滚动三十”演唱会,生生举行,声声激起现场6万人的追溯与热泪。崔健说,这场演唱会,在某种意义上,是一个让大家宽容宽容我的机会,让我唱一些我没唱过的歌,我应该唱的和我最想唱的。简单、尽情的玩一次,这就是那一代人内心深处共同的渴望与共鸣。

  崔健不爱谈情怀,他说情怀是过去,留念过去代表没进步。人们爱谈情怀,因为不仅青春留在了那里,最美好的时光也留在了那里。全场都是快乐的,每首歌结束,人们都兴奋地高喊!这是不会喊“encore”,只会说“崔健,再来一个”的一代人。直到等来了最后的,大家的《一无所有》,才看到有人真的泪如雨下。像老崔一样,三十年不变,倔强着不停迈步的人没有多少。他还在摇滚,还在燃烧着血液里的理想,可这期间,又有多少人早就过了追逐的年纪。再听崔健,再听《一无所有》或许已不再有当初的“惊雷”与激荡,却是内心的一阵悸动与一场洗礼。

  七位嘉宾、老炮云集 致敬老崔

  宣传语上写的1986一无所有——2016死不回头,崔健就真从开场的《死不回头》唱回到最后的《一无所有》,这是他的简单、纯粹,甚至略显青涩的理想主义。还是那浪荡的音符宣泄出鼓噪的思想,一骨子的劲!

  本场演唱会,除了《一块红布》、《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还有与杨乐重新编曲演绎的《花房姑娘》,与谭维维对唱的印象派经典《鱼鸟之恋》等经典老歌。近年来推出的新歌,尤其是去年的最新专辑《光冻》中的作品也占了一半。本场最大的亮点,无疑就是The Police的鼓手Stewart Copeland,与崔健合作改编的中英文《Message In A Bottle》。他们的出现一次次惊艳在场的歌迷,将气氛推向更高的顶点。此外,还有秋野、大卫、贾宏龙、王大痣到场助阵,众星合唱中国第一首说唱歌曲《不是我不明白》,崔健依次介绍自己的嘉宾、乐队与伴唱,答谢团队与观众。

  而是一代人 滚动三十巡演企划

  多年来,人们既为崔健作品中强劲的节奏与旋律所打动,更为歌词里所呈现的批判意识和对抗精神所感染。崔健被很多人视为精神上的知己,冲在时代最前面的英雄。崔健一直不停地试图创造新的律动、新的节奏,然后再为这音乐注入其能量所匹配的歌词,所以崔健自己说:“我的歌词都是音乐写出来的。”音乐给他灵感、勇气、和自我表达的能力,这使得他的歌词有一种由内而外穿透身体的力量。

  这种力量,诞生在86年的工体,却绝不只局限于那个时间、那个地点,工体、北大、北京、全国,它属于“一无所有”的那一代人,却注定感动着不止一代人。在人们的呼声中,明年崔健将开启全国巡演,将他从不妥协的音乐,献给60-70见证过的人,献给80-90与中国摇滚一同成长起来的人,献给从“一无所有”到“死不回头”的这一代人。

(责编:范晓琳、马玲玲)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