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专家谈德总理下跪道歉:文化不同不会效仿

车保罗 车银优 评论

1970年12月7日,联邦德国前总理勃兰特双膝跪在波兰犹太人死难者纪念碑前。 由东盟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院和马来西亚战略与国际研究院共同主办的第28届亚太圆桌会议4日晚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闭幕。这次会议是继香格里拉防务对话会议之后讨论亚太地区政治、经

日专家谈德总理下跪道歉:文化不同不会效仿


1970年12月7日,联邦德国前总理勃兰特双膝跪在波兰犹太人死难者纪念碑前。

由东盟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院和马来西亚战略与国际研究院共同主办的第28届亚太圆桌会议4日晚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闭幕。这次会议是继香格里拉防务对话会议之后讨论亚太地区政治、经济和安全问题的一次重要会议。本届会议共有300多名来自亚太及世界各地的政界、学术界人士参加。中国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委员、国防部外事办公室原主任钱利华少将是出席这次亚太圆桌会议的中国代表团成员,他同时还是亚太安全合作理事会中国委员会副会长、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副会长、东盟地区论坛名人专家组成员。《环球时报》记者采访了率团出席会议的钱利华将军。

环球时报:请您介绍一下亚太圆桌会议的情况。

钱利华:亚太圆桌会议由东盟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院和马来西亚战略与国际研究院发起,每年举办一次,今年是第28届。参会人员主要是来自亚太地区、欧洲和北美的政策决策者和专家学者,就地区重大战略问题进行坦诚的对话,以寻求解决亚太地区所面临的挑战,为国家提供决策建议。

亚太圆桌会议与刚刚在新加坡举行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不同,分别属于外交关系层面上的二轨和一轨。属于一轨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主要集中在政府和政策层面,而属于二轨的亚太圆桌会议主要是专家学者的探讨,并向决策者提供参考意见。近年来,不少参加香格里拉对话会的学者和官员在结束后,转场参加亚太圆桌会议。两个会议在参会人员和议题设置方面有相当重合,这也反映了当今外交渠道方面一轨和二轨的融合趋势。

环球时报:本次会议中国方面的参加情况如何?

钱利华:中国方面参加本次会议,是以亚太安全合作理事会中国委员会为主进行组团,包括来自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中国人民解放军和国防大学等单位的专家学者,共8人参加会议。在学者方面,我们有两位专家进行主题发言,分别是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和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陈东晓。两位教授分别就“中日关系”和“新型大国关系”两个主题进行发言。

环球时报:本次会议有哪些热点议题?您如何评价?

钱利华:过去一年来,亚太地区的安全形势出现不少新的变化和发展,今年的会议也反映了这一点。今年会议的一个突出特点,我认为,就是以下三个议题受到与会者的高度关注和热烈讨论:第一,大国关系;第二,海上安全;第三,日本在本地区所发挥的作用。

关于大国关系,主要是中美关系。与会学者都认同中美之间应当建立不同于过去的新型大国关系,但是双方对“新型”的具体内涵却有不同的理解。中国所提出的主要是“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三项原则,而美国学者基于不同的价值观持有不同看法,甚至提出,在现在倡导多边主义的背景下,建立大国关系是否还有必要,多边主义与大国关系两者是否存在矛盾等。

海上安全是另一个比较突出的议题。随着中国海洋战略的实施、中国走出海外、海军走向深蓝,这是一个越来越重要的话题。总体来看,西方国家在这方面占据了话语权,其主要观点是,海上安全问题,包括南海问题,应当以对话和合作的方式,按照海洋法和国际法的原则来解决问题,不以强制或胁迫的方式来获取利益。

日本角色方面,我总体感觉,日本为了不断扩大影响,成为正常国家,做足了文章。无论是在刚刚结束的香格里拉对话会还是本次会议上,日方都派出强大的阵容。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日本首相安倍出席并发表了主旨演讲。在本次会议上,日本派出了国会副大臣级别的人物出席,在第一天会议中争得4次发言权,这在以往的会议中非常少见。

环球时报:日本在本次会议上的表现,各国如何看待?

钱利华:一个突出印象是,尽管日本有扩大影响的意愿,但引起了与会不少专家的质疑。在日本专家发言以后,包括西方国家和东南亚国家的不少专家学者,对其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主要围绕日本对侵略历史的认识、修改和平宪法、日本自卫队、参加国际和地区的军事协定等方面。比如一位加拿大学者就问道,日本要成为正常国家,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具体措施?印度学者问道,日本这几年为什么积极地要开展与东盟的安全合作?欧洲的一位学者问题更加尖锐:德国总理勃兰特在华沙的一跪,取得了国际社会的谅解,日本应该采取什么措施去与亚洲国家进行和解?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尖锐,日本的解释是,日本的文化不同于欧洲文化,日本已经做出反省和道歉,不会再有像德国那样的举动。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