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在亚太圆桌会议上受到诸多质疑

车保罗 车银优 评论

钱利华少将,中国国防部外事办公室原主任。现在是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委员、亚太安全合作理事会中国委员会副会长、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副会长、东盟地区论坛名人专家组成员。 2日至4日,第28届亚太圆桌会议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举行。记者采访了出席会议的钱

钱利华少将,中国国防部外事办公室原主任。现在是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委员、亚太安全合作理事会中国委员会副会长、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副会长、东盟地区论坛名人专家组成员。

2日至4日,第28届亚太圆桌会议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举行。记者采访了出席会议的钱利华将军。

问:钱将军,请您简单介绍一下亚太圆桌会议的情况。

答:亚太圆桌会议由东盟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院和马来西亚战略与国际研究院发起,每年举办一次,今年是第28届。参会人员主要是来自亚太地区、欧洲和北美的政策决策者和专家学者,就地区重大战略问题进行坦诚的对话,以寻求解决亚太地区所面临的挑战,为国家提供决策建议。

亚太圆桌会议与刚刚在新加坡举行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不同,分别属于外交关系层面上的二轨和一轨。属于一轨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主要集中在政府和政策层面的,而属于二轨的亚太圆桌会议主要是专家学者的探讨并向决策者提供参考意见。近年来,不少参加香格里拉对话会的学者和官员在会议结束后,转场参加亚太圆桌会议。两个会议在参会人员和议题设置方面有着相当的重合,这也反映了当今外交渠道方面一轨和二轨的融合趋势。

问:本次会议中国方面的参加情况如何?

答:中国方面参加本次会议,是以亚太安全合作理事会中国委员会为主组团,包括来自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中国人民解放军、学术机构等单位的专家学者等共10人参加会议。

我们有两位专家进行大会主题发言,分别是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和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陈东晓。两位教授分别就“中日关系”和“新型大国关系”两个议题进行发言。

问:本次会议有哪些热点议题?您如何评价?

答:过去一年来,亚太地区的安全形势出现了不少新的变化和发展,今年的会议也反映了这一点。会议的一个突出特点,我认为,就是以下三个议题受到了与会者的高度关注和热烈讨论:第一、大国关系,第二、海上安全,第三、日本在本地区所发挥的作用。

关于大国关系,主要是中美关系。与会学者都认同中美之间应当建立不同于过去的新型大国关系,但是双方对“新型”的具体内涵却有不同的理解。中国所提出的主要是“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三项原则,而美国学者基于不同的价值观持有不同看法,甚至提出,在现在倡导多边主义的背景下,建立大国关系是否还有必要,多边主义与大国关系两者是否存在矛盾,等等。而东南亚一些国家的学者则提出,建立新型大国关系虽然不是不可能,但是很难实现,而且更重要的是,这种关系应以不损害其他国家的利益为前提;当然,无论建立什么样的大国关系,都不希望大国之间发生冲突对抗,因为那样的话,中小国家也会受到牵连。

海上安全是另一个突出的议题。随着中国海洋战略的实施、中国走出海外、海军走向深蓝,这是一个越来越重要的话题。总体来看,西方国家在这方面占据了话语权,其主要观点是,海上安全问题,包括南海问题,应当通过对话和合作的方式,按照海洋法和国际法的原则和惯例来解决问题,而不以强制或胁迫的方式来获取利益。

日本角色方面,我总体感觉,日本为了不断扩大影响,成为正常国家,做足了文章。无论是在刚刚结束的香格里拉对话会还是本次会议上,日方都派出了强大的阵容。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日本首相安倍出席并发表了主旨演讲。在本次亚太圆桌会议上,日本派出了国会副大臣级别的人物出席,在第一天会议中争得4次发言权,这在以往的会议中是非常少见的。

问:日本在本次会议上的表现得到什么样的反响?

答:一个突出的印象是,尽管日本有扩大影响的意愿,但引起了与会不少专家的质疑。在日本专家发言以后,包括西方国家和东南亚国家的不少专家学者,对其提出了各种各样的问题,主要围绕日本对其侵略历史的认识、修改和平宪法、日本自卫队、参加国际和地区的军事行动等方面。这里我可以把一些专家学者的观点转述下。

一位加拿大学者问到,日本要成为正常国家,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具体措施?印度学者问到,日本这几年为什么积极地要开展与东盟的安全合作?欧洲的一位学者问题更加尖锐:德国总理阿登纳在华沙的一跪,取得了许多国家的谅解,日本应该采取什么措施去与亚洲国家进行和解?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尖锐,日本的解释是,日本的文化不同于欧洲文化,日本已经做出了反省和道歉,不会再有像德国那样的举动。

马来西亚的一位学者问到,日本自卫队在海外参加维和行动,与一些国家进行安全合作,是否意味着要修改和平宪法?对此日方辩解,日本主要是非传统安全领域与他国开展合作,日本不会轻易地使用武器。韩国的一位学者提出:日本在阿富汗为北约提供了高达70-80%的后勤保障,这是否已远远超出了正常范围,有什么意图?

我与日本参会的一名少将、日本防卫大学的一位教授进行交流时,他的观点可能代表了一部分日本军界人士或军界学者的看法。他认为,中日目前在经贸关系上依存度非常高,但是中国现在发展非常快,科技水平不断进步,再过5到10年,中国可能不再需要日本的技术,届时,中日依存度降低,猜疑可能会加深,冲突对抗的概率随之加大。他另一个观点是,在本地区正在发生军事权力转移,过去日本军事实力超过中国,随着中国国防投入逐年增长,现在中国军力已经超过日本,导致了本地区出现力量失衡;日本为了防止军事权力转移,将继续发展军事技术和力量,如果日本软弱那么中国就会强势;日本不一定寻求在地区的优势,但寻求至少保持现状,希望中国继续韬光养晦。我问他:保持现状什么意思?他明确回答:“就是保持日本军事实力超过中国。”

问:您如何看待中国参加本次会议所取得的效果?对未来有何建议?

答:中国参会人员,无论是大会发言的学者还是互动人员,都积极阐述了中国观点和主张,一定程度上消除和减轻了误解和猜疑,应该说,效果还是好的。今后,中国应该有更多学者和官员参加类似这样的会议,一方面向世界传播中国的看法和立场,另一方面也听取来自各个不同国家专家和学者的看法,只有多进行这样的沟通,才有助于相互了解、增进互信。

例如,对于日本与东南亚国家开展的安全合作,我们往往只知其表不知其里,但是在这次会议上,有许多西方和东南亚国家的专家学者,对日本的这一做法提出了不少质疑。应该说,这些观点在其他场合还是很少见的。据此,我们应当更加积极地去做国际社会特别是东南亚国家的工作,落实好国家外交战略。

问:您如何看待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