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一燕乡间“爬”行比电影首映幸福

车保罗 车晓 评论

原标题:江一燕 乡间“爬”行比电影首映幸福 凭借《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出道,从《四大名捕》系列到《南京南京》《有种你爱我》,江一燕在商业片和文艺片中游刃有余,又出书《我是爬行者小江》、写歌、公益支教8年。近日,江一燕个人公益摄影作品展在798F

原标题:江一燕 乡间“爬”行比电影首映幸福

江一燕乡间“爬”行比电影首映幸福

凭借《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出道,从《四大名捕》系列到《南京南京》《有种你爱我》,江一燕在商业片和文艺片中游刃有余,又出书《我是爬行者小江》、写歌、公益支教8年。近日,江一燕个人公益摄影作品展在798Flower艺术区举办,作品记录了非洲的绝美景色和她支教过程的点点滴滴。做客京华茶馆时,江一燕直言,自己在乡间“爬行”,给孩子们放电影,比参加一场电影首映礼还要幸福。

影展

最喜欢拍摄母与子题材

江一燕只要不拍戏,便会扛起相机周游世界,她最爱去非洲感受原始风情,也会冒险到北极守候极光。近日,江一燕的摄影作品入选了美国国家地理。此次影展上呈现出来的照片大多数都以“爱”作为切入点,江一燕说这是她最喜欢拍的主题,“我最爱拍母与子,比如我支教山区的母子;零下60摄氏度在北极拍北极熊母子,母爱的伟大是我摄影主题里最重要的一部分。”

摄影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让江一燕记忆最深的是被误解的惊悚瞬间,“被人追着骂着,有一次在偏远山区拍一个古老的理发馆,我怕打扰理发师,特意躲在很远的地方拍,没想到他一下就察觉了,追出来手里举着剪刀,说着少数民族的语言,我也听不懂,追了我一路。还有一次在德国的地铁,我拍一个男的,他突然就回头瞪着我,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好久,当时就觉得好恐怖啊,不要过来打我。”

江一燕的妈妈是公园里给游客拍照的女摄影师,“那时的相机是用胶卷的,有时妈妈给游客拍照会剩一两张,拍不完的话冲洗胶卷时也就浪费了,妈妈就会把相机给我,让我自己发挥。”小时候江一燕便师从董建成(世界哈苏摄影大师)学习摄影,开启了上山下乡的摄影童年,“董老师一个人带着我们一群孩子去拍照,爬山、钻洞、坐船,现在想想还挺惊险的。有一次我钻洞磕到头,疼得直闭眼,一手捂着头一手拿着相机的瞬间被董老师拍下来了,这次用在了影展的请柬里。这次影展董老师也来了,这么多年再看我的作品,他说拍动物,我可以做他的老师。”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