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眼中的邓文迪:非常Smart、Sharp、Quick

车保罗 车银优 评论

她15岁前,中国的家里没有冰箱和电视;游艇婚礼后,她乘自家飞机来往公干。 她对国外媒体证实了当年的"小三"传闻;总在谈话的不经意间带出一个个显赫的人名。 12月5日,这个刚刚离婚的射手座女人即将年满45岁。此时,媒体们还在猜测她的离婚原因。 十天前

  她15岁前,中国的家里没有冰箱和电视;游艇婚礼后,她乘自家飞机来往公干。

  她对国外媒体证实了当年的"小三"传闻;总在谈话的不经意间带出一个个显赫的人名。

  12月5日,这个刚刚离婚的射手座女人即将年满45岁。此时,媒体们还在猜测她的离婚原因。

  十天前,媒体大亨鲁伯特·默多克和第三任妻子邓文迪现身纽约法院,以短短10分钟的时间达成了离婚协议。走出法庭时,默多克神态轻松,面露微笑,邓文迪却被媒体形容成"脸色憔悴面色铁青"。据称,邓文迪将获得两套房产,无法分得默多克在新闻集团的资产,两人离婚也不会改变默多克家族信托基金的继承规则。

  在这个时候,翻阅以往的新闻资料,会品出不同的个中况味。邓文迪和默多克结婚14载,对外形象一直恩爱有加。就在离现在并不遥远的20 11年,彼时正是邓文迪春风得意的时候———一方面,她作为制作人,为电影《雪花秘扇》的宣传四处奔波;另一方面,新闻集团旗下的《世界新闻报》深陷窃听门事件,致使默多克四面楚歌,在伦敦听证会上,他遭遇突袭,邓文迪挺身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反掴肇事者,这一视频片段在互联网被疯传,她为丈夫完成了一次漂亮的危机公关。

  除了宣传影片期间,邓文迪很少接受媒体专访,以下这篇文章来自《V o gue》杂志英国版之前刊载的专访。她在其中罕有地聊起了私事:有关丈夫默多克、有关她和默多克的两个女儿、有关她演艺圈和时尚界的朋友们,甚至包括她自己从中国乡下到纽约上层社会的"打拼史"。

  现在再来看这篇文章,是唏嘘,是鄙夷,是同情,还是对邓文迪本人有重新的发现,一切任君选择。

  A 在中国她的风评不算好,但她却收获了国外朋友的一致褒扬

  在中国国内,邓文迪的风评并不算好。有人认为她是名投机分子,依靠各种手段和心机嫁入豪门,却没落得好下场。

  但在《V ogue》杂志英国版的这篇文章中,邓文迪却收获了来自不同消息源的一致褒扬。在事业方面,大家称赞她"聪明而且努力"。华裔导演王颖举例说,在拍摄《雪花秘扇》前夕,章子怡的临时辞演令邓文迪压力巨大,"她打了无数个电话。对于她来说,‘N o’根本就不是个选项,她必须要找到一位既会讲英语又有国际影响力的中国女演员,这并不容易,何况我们还没有多少时间。最后她亲自飞到香港去见李冰冰,敲定了她。她总是能把事情搞定。"当年为拍摄《雪花秘扇》,邓文迪动用了一切关系,并且事无巨细亲自参与,包括演员的服装也要过问。"她会在片场问:为什么要给演员穿这种鞋?她应该穿Louboutins."默多克传记作者迈克尔·沃尔夫说,邓文迪令人印象深刻,"她是个中国女人,但行为却像个美国女人,中国女人总是比较含蓄,但邓文迪却不是这样。办公室里的每个男人都迷恋她。"

  在家庭方面,邓文迪是朋友心目中的好母亲。她的英国明星好友休·杰克曼称,"文迪是个严格的母亲。不把拥有的一切看做理所当然,这是她要求女儿们具备的最重要的品质之一,她要求她们拥有独立的精神生活,这在她自己的童年里是完全没有过的。她们会定期去教堂和主日学校。我们去他们家做客时,她常常会和女孩们一起包饺子招待大家。"

  妮可·基德曼和邓文迪也是多年老友,在邓文迪认识默多克不久后就已跟她相识。"我们的共同点是,当时我们在某种程度上都很寂寞孤立。她当时刚刚进入美国上流社会,我也正处于非常没有安全感的状态,我对她的心理状态感同身受。我们都来自相当严格的家庭,我在教堂长大,文迪也会上教堂和主日学校。"在朋友眼里,邓文迪是天生的社交好手,这一点令老美都相当钦佩。《美国周刊》主编蒂娜·布朗曾与邓文迪一起主持过派对,"她不是那种只会坐在泳池边的主妇。和她共事是种享受,她相当专业,极其擅长把各种人汇集在一起,十分积极主动。"妮可·基德曼也称:"她比你想象的要轻松得多。"妮可曾邀请邓文迪去一部电影的杀青派对,"我叫她想来就来,我告诉她当天会有很多人。但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她很高兴地就来了,而且一整晚都在跳舞!"

  就连这篇访谈的作者、《V ogue》的特约记者Golfar也认为邓文迪"充满了无可争辩的魅力"。记者第一次见到邓文迪是在2011年初、休·杰克曼在纽约的家中,邓文迪在赶赴一场时装秀之前来到杰克曼家小坐。在见到邓文迪之前,记者印象中的她是"坚韧、冷漠、不甚友善的",但没想到的是,邓文迪"十分热情",她打扮得相当时尚,穿着当季的Prada短裙、黑色紧身短裤以及黑色及膝平底靴。大家聊到了运动、美容和时尚,邓文迪说话的方式"相当直接"。

  在谈话间,邓文迪对即将到来的奥斯卡颁奖礼相当兴奋。记者问她会穿什么战衣,邓文迪"轻描淡写地回答:安娜在帮我挑选裙子。"这个安娜,指的是美国《V ogue》杂志的主编、人人敬畏的时尚女魔头安娜·温图尔(A nnaWintour)。记者注意到,邓文迪总是在谈话的不经意间带出一个又一个显赫的人名,包括她的好朋友休·杰克曼、妮可·基德曼、Google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俄罗斯首富阿布的女友达莎·朱可娃,甚至包括她如今的绯闻对象、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好像因为她认识这些人,所以她觉得你也应该认识。"记者说———对于邓文迪来说,这些名字也许的确稀松平常:妮可·基德曼是邓文迪女儿的教母,休·杰克曼与布莱尔则分别是她们的教父,两个女儿都是在约旦河畔身着白衣正式受洗的,参加洗礼的还有约旦王后拉尼娅。

  B 尽管语速很快,但她的英语依然带着浓浓的中国口音

  邓文迪与记者的再度见面是在纽约四季酒店。当时,默多克深陷窃听门事件,去了伦敦。邓文迪看上去也相当疲惫。"我已经好几个星期没有好好睡觉了。"她一边叹气,一边给了记者一个热情的拥抱。她穿着Prada铅笔裙,J M ary淡蓝色衬衫,Lanyin平底凉鞋,披散着头发。聊天过程中,说到眉飞色舞时,她常常一边挽起对方的胳膊、抓起对方的手,一边滔滔不绝。"尽管语速很快,但她的英语依然带着浓浓的中国口音,句子不怎么连贯,一开始很难完全听得明白。"她说她因为没在伦敦陪伴丈夫,有些担心,"作为鲁伯特的妻子,我当然觉得发生在他身上的一切是不公平的。他现在独自一个人,身边没有可供咨询的公关团队,我很担心。不过他和为他工作超过50年的老朋友在一起,所以也并非孤立无援。"最让邓文迪担心的还是孩子们,原本全家打算在卡梅尔小镇的牧场为小女儿C hole举办一场泳池生日派对,"可眼下,我们只能错过了。"邓文迪称孩子们也知道父亲面临的危机,"我们不会像对待婴儿一样和她们说话,她们知道整个窃听门事件。但是说实话,她们还是孩子,她们还是宁可谈论刚刚结束的牛仔露营之旅。"

  邓文迪说,她打算去伦敦陪在默多克身边,"他叫我不要去,但我还是会去参加听证。我想陪着他。"她还直截了当地咨询记者"有太多摄影记者守候在我们的房子外面……你觉得,我该穿什么好呢?"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